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米英[漫长的旅途 03-04


3

从我说了那句话之后,一股僵硬的气氛蔓延开来,他走之前再也没有说话。

他喝完那杯茶就走了,我也正式开始我新的一天。

这一天的早晨像一场梦一样。

4

虽然说那一天早晨像场梦一样,我也很快就忘记了。可那之后半个月,又有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

一个和那天的人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人。

可他们又完全不一样。

那天正值傍晚,我已经准备要关闭店门了,正要将锁挂上的时候听到一个焦急的声音:“请等一下!”

我回过头去,看见一个人影正向我这边跑来……奇怪?店里应该没人了才对啊?

待他走进我才看清楚他的脸,似曾相识,我们见过?

“你怎么还在店里?不知道我晚上七点关门吗?我刚才怎么没看见你?”我质问道。

那个人声音弱弱的:“对……对不起!我第一次来……刚刚发了一下呆……至于你没看见我,大概是因为,我存在感很弱吧。”说着他苦笑了一声。

“呃……这样吗。”我还是有点怀疑,存在感弱这种现象现实中真的存在吗?“那你赶紧走吧,我要关门了。”

他突然放大了声音:“抱歉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吗!”说着拿出了一张照片,“请问你见过他吗?”

虽然对他的行为很不满,不过我还是很快被他手中的照片吸引了注意力。

是的,我以为我忘了,可是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那一天的记忆全都涌进脑子里——就是半个月前那个早上的男人,金发蓝眸,爽朗的笑着。可是这张照片上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十分英俊,似乎他也有一种奇怪的吸引力,但是没有那个男人那么强。

“你问的是哪个?”我问。

“啊对不起!”他又在道歉,“这个,和我很像的这个。”他用手指指右边的那个,也就是我见过的那个人。

“见过是见过,不过已经半个月之前了。”我说,“他怎么了吗?”

“是这样的,”他收起了照片,担忧的说,“半个月之前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虽然他每到这个时候总会失踪一阵子……不过一般最多一周多也就回来了,这次却这么久,我们都很担心。能查到的他最后出现的地点就是在这里,所以想问你知不知道什么。”

又开始奇怪了。我想。如果是平时的我,对于这种说辞,肯定早就笑出来了,毕竟这种狗血的事情出现在生活中的感觉实在可笑。不过一旦牵扯到那个男人,我就控制不住在意的心情,但这种心情和恋爱什么的无关,来的莫名其妙,仿佛有人告诉我,我既然生活在这里,就一定要为他感到担忧似的。

于是我将那天发生的事实话告诉他:“可我们并不熟。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只是聊个天,连名字都不知道,他喝完茶就走了。”

“茶?”他愣了一下,“可你这里不是咖啡店吗,为什么他会喝茶?是红茶吗?”

“确实是红茶。他说他想喝,我又有,所以就沏了点而已。”

他问:“你们聊天的内容能告诉我吗?”

我为难的说:“可我真的记不住啊。”天知道,我是真的很想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他。

“那……”他焦急道,“比较特殊的,他有什么特殊反应吗?”

“有几次吧。”我努力回想到,“一次是我说我的邻居很烦,一次是我曾曾祖母是英国人,还有最后,他突然说他见过一个英国人,我说他做什么白日梦……然后他就再也没有说话。”

他沉默了,眼中流露出一瞬间的悲伤,很快又消失不见。“我知道了,谢谢你,打扰了,那我先走了。”

“等等!”我叫住他,“能不能问一下,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讶异的回过头来:“为什么要知道这个?”

我不知道如何向他说明我这种无由来的心情,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又不想放弃。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微笑道:“原来如此……确实偶尔会出现对我们这种存在有特殊感应的人呢。”

我讷讷道:“什么……这种存在?特殊感应?”

“谢谢你,这位小姐。”他微笑道,“感谢你对这个国家的爱,真正热爱他的国家的人会认为我们对他们有一种特殊的感应。”

“……什么?”

我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思绪一头乱麻,隐约感觉到他接下来说的话会对我二十几年的人生观造成极大的打击,可我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听下去的欲望。

“他是美/利/坚/合/众/国。”他说,“小姐,你爱他吗?”

我的心突然镇静了下来,这是真的吗?……可能是吧,这个人说的话,我竟然没有任何想否定的欲望,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让我相信他。

“我爱他。”我说,“我热爱的我的国家。”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