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723佐助生贺】重获新生

打tag任性。
小学生文笔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我回来了。”
佐助拉开玄关的门,看到父母和哥哥都围坐在桌子旁边。父亲还是一脸严肃,母亲和哥哥微笑道:“欢迎回来。”
佐助走到哥哥旁边坐下,从书包里拿出考试的试卷和成绩单,放在桌面上:“这次考试的卷子和成绩。明天开家长会,你们谁去?”
“我去吧,父亲和鼬明天有事呢。”母亲微笑道。
佐助有些失望:“又有事啊……水门叔叔都能给鸣人开家长会呢。”
明明水门叔叔是火影呢,“你们最近任务也太多了!”
鼬伸手戳了戳佐助的额头:“原谅我,佐助,下次我去给你开。”在佐助不满的注视中,鼬依然十分淡定,“我们明天也是给佐助办事啊,你明天就知道了。佐助这次还是第一啊,真好,错的地方有什么不会吗?”
听到哥哥说为了自己办事,佐助疑惑道:“为我……?好吧我不问,那我就期待一下好了。倒是有一个地方不会……”
“那一会儿问问我吧。”鼬揉了揉佐助的头。
“嗯。”
一直没说话的富岳终于开口了:“嗯,不愧是我的儿子,有什么想要的奖励吗?”
被夸奖的佐助开心的说:“什么都可以吗?”
“可以哟。”母亲说。
“那……”佐助鼓着脸,手拄着下巴,严肃的思考着,“诶,突然也不知道要什么了,等我知道了再告诉你们!”
美琴和鼬被佐助可爱的表情萌到了,暂时说不出话来,于是富岳道:“好吧。你明天有事情吗?”
“鸣人说如果他父母允许的话我们就去河边抓鱼。”
鼬问:“为什么要父母允许?我感觉水门叔叔和玖辛奈阿姨不会拒绝他任何事情的。”
“还不是因为那个吊车尾!”佐助一脸恨铁不成钢,“这次又考了倒数第一!”
“嘛……”鼬说,“这个倒是可以理解……佐助尽量帮帮鸣人吧。”
“好吧。”佐助小大人一样地深沉叹气,“那个吊车尾那么差,应该可以拯救一下。”
三人不禁为佐助的可爱行为笑了出来。
一家四口和乐融融的吃起晚饭。

第二天一大早,鸣人元气的声音就从佐助家外面传了进来。
“佐助——!快起来啊我说——!我们去抓鱼——!”
佐助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抓过闹钟一看,拉开窗户大怒道:“你傻吗现在才五点!……呃……水门叔叔好……”
虽然被人在眼前骂了儿子,但水门依旧非常和蔼,甚至在为鸣人和佐助的友情感到开心,这让本来就很崇拜他的佐助的敬仰之心更上一层楼。
这时隔壁鼬的窗户打开了,鼬也才刚刚睡醒,头发还未扎起来,柔顺的搭在肩上,可自身的良好礼节和对弟弟的疼爱使他连忙出来为弟弟打圆场:“水门叔叔和鸣人早上好。佐助快给鸣人道歉,收拾一下就出发吧。”
佐助鼓了鼓脸,对于道歉的抗拒之情溢于言表。而看出佐助不满的水门忙道:“你们早上好,佐助不用道歉,本来就是我们鸣人来的太早。(鸣人:爸爸你向着谁啊我说!)佐助如果还困的话继续睡就好,鸣人不着急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佐助只好起身洗漱,鼬去玄关为他们开门。
鸣人刚见到佐助就发表了自己的嘲笑:“小佐助你怎么起的这么晚,我和爸爸都是五点左右起的噢!”
佐助表示他不想说话:“噢。”
水门连忙按住自家儿子的脑袋,说道:“其实来的这么早还有点原因啦,鸣人这次考试成绩不是不太好吗,(佐助内心:水门叔叔滤镜好强大,这还只是“不太好”吗……)佐助学习又很好,所以想让佐助帮帮鸣人。”说着对佐助展露一个阳光的笑容,“可以麻烦你吗?”
“唔……嗯。”能拒绝水门带着笑请求的人估计还没出生,佐助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脸红了。
过一会儿鼬把富岳和美琴也叫醒了,并邀请水门和鸣人和他们一起吃过早饭再出发,水门和鸣人欣然接受,六个人和和气气的吃了早饭。
吃过早饭鸣人和佐助就去抓鱼了,水门和美琴也准备要为孩子们开家长会去,富岳和鼬也在收拾行装,他们要到火之国国都去置办一些东西。

傍晚的时候佐助带着一身疲倦和灰尘回家了,拉开玄关勉强说完“我回来了”就要倒在地上,眼睛都睁不开,鼬见状连忙拉起佐助,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受伤了?”
“累死了……鸣人这个超级大白痴……”
鼬忍俊不禁,回头看了一眼父母,说到:“那就洗洗澡睡觉吧,还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本来十分疲倦的佐助听了这话却突然精神了,坐在地上向哥哥委屈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啊,鸣人都给我礼物了,我的礼物呢!”
本来都忘记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直到鸣人说:“噢对了,今天是佐助生日来着啊我差点忘了的说,”然后从背包中掏出一个布人偶,“半年前我让我妈教我的但是手艺实在不好……总之你将就看吧,以后还会给你更好的!”
佐助看着鸣人手里那个能看出原型是自己的人偶,笑容灿烂的小人偶手里捧着一个生日蛋糕,惊讶的说道:“你……你做的!?”
“怎么了你有什么不满!鸣人大爷我都做到这一步了我说!你也给我感恩戴德一点啊!”
“你脸红了啊,”佐助打趣鸣人,尽管十分克制但还是露出了笑容,“谢谢你啦。”
“鸣人送了我他做的玩偶呢!”想到这的佐助十分坚定的说,“你们肯定也有准备礼物的!”
可是并没有如他所愿,鼬只是微微蹙起了眉头,低下了头,声音带着一点颤抖,“对不起……”
佐助要哭了。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这时候妈妈温柔的声音传来:“佐助回来都不看妈妈一眼呢,好伤心。”
“嗯?”佐助转过头去,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墙上挂着一个写着“佐助生日快乐”的条幅,父亲和母亲坐在桌子两侧,主位空了出来,桌子中央放着一个双层的奶油蛋糕,上面插着还未点燃的蜡烛,在主位的垫子上,三个礼盒叠放整齐。佐助现在才发现,屋子里的灯并没有被打开。
“——诶!?都……这是,庆祝我的生日吗!?”
“是啊。”美琴微笑道,“爸爸和哥哥今天就是去准备你的礼物了。”
“……”佐助在另一个层面上也要哭了,“不对,可是哥哥……”他连忙转头看向对自己说对不起的哥哥,却见鼬脸上难得有一种恶作剧成功的开心:“嗯,对不起,最近任务多就是去赚钱了,以后不会了。”
佐助真哭了,他扑到哥哥的怀里嚎啕大哭。
以为弟弟哭是因为自己恶作剧的鼬手忙脚乱:“佐助别哭啊,哥哥错了,原谅我,再也不会了。”
美琴和富岳也因为这一变故连忙过来安慰小儿子:“爸爸妈妈没有提前告诉你是想给你惊喜啊,别难过了。”
佐助感到鼬的衣服湿了一大块,可是他完全止不住自己的眼泪,他呜咽道:“我没难过……谢谢……你们……”
过了好久佐助才从哥哥怀里抬起头,脸和眼眶都红红的,他看着哥哥的衣服,不好意思道:“哥哥对不起……去换件衣服吧?”
“没事。”鼬说,“去吹蜡烛吧,然后好好休息。”
富岳这时已经把蜡烛点上了,灯影摇曳,温馨的氛围围绕着一家人,佐助走到主位坐下,在其他三人的生日歌中许下自己的愿望:
“我想和家人永远在一起。”
然后佐助用吹豪火球的力气吹灭了蜡烛,鼬说:“嗯,一次就成功,佐助的愿望一定可以实现了。”
佐助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家人对他温柔的笑容,内心默默肯定了哥哥的话。
“那佐助去休息吧。”美琴说,“蛋糕我放进冷藏柜里,明天再吃。”
“好。”佐助拿起三份礼物,说,“父亲,母亲,哥哥,晚安。”

……

“——喂!佐助!起床了我说!”
一阵大叫在佐助耳边响起,佐助猛地睁开眼睛,正想发怒,却发现眼前的是鸣人那张蠢脸。
“佐助?你没事吧我说?”鸣人发现佐助看着自己发呆,不禁为挚友的精神状态感到担心。
佐助回过神来:“没事……”
“那就快起来啦!今天我就任火影啊你这样可不行!”鸣人说。
“我这就起来。”佐助掀开被子下地,“真的没事,起晚了一点,你先去吧。”
只是有点,不知梦和现实,谁是谁非,孰好孰坏。

鸣人披着七代目火影的袍子意气风发,佐助作为警卫队队长,现在离鸣人最近的位置。他还是有点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梦里梦外,只能听着鸣人的宣言默默出神。
我这些年都干了什么呢?……玩笑一般的十几年。我如今也二十多岁了,竟还感到如同那一晚的孤独无助……真是,他自嘲道,活回去了。
“——四战结束后,世界已经好了很多了,我相信大家都看在眼里,而这种好转一定不会停止,至少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我要让它一直持续下去!”
鸣人的话像惊雷一样炸醒了佐助混乱的思绪。
我……这些年,佐助想,对啊,我也干了很多,宇智波的平反,暗部的取缔,各国的交流……世界确实在一天天变好,而且……
我……也有同伴,有朋友,有信任的人,也有信任我的人。
有一个温暖的房子和一份不菲的收入。
有一个吵吵闹闹但元气十足的室友……不。
佐助看着结束就任仪式便冲他大喊“晚上六点去烤肉店大家给你庆祝生日别忘了啊我说!”的鸣人,不是室友。
“我也有……给我庆祝生日的家人了,哥哥。”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