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带卡】带土的救赎 01

这个脑洞的诞生十分曲折。
文笔十分烂,十分烂,十分烂。
坑品无保证,无保证,无保证。
可以的话↓

  农历七月七。
  
  白云被红光晕染,橘黄色蔓延开来,使清明的天空染上了一丝旖旎。在这样霞光的映照之下,南贺川似乎也被牵扯住,开始流连于傍晚时分的景象。
  
  南贺川边,七夕祭已经开始准备了。
  
  一位卖章鱼烧的大婶先发现了在远处巷子里上演的欺凌事件,正要招呼远处负责秩序的中忍过去看看,却在那群人中间的缝隙中发现了隐约的金黄色短发和亮蓝色眼眸,在夕阳之下亮的耀眼,犹豫了一下缓缓放下了手,对远处已经注意到她的中忍摇头示意无事。
  
  可接下来更多的人发现了,有的人和她一样选择了无视,还有一部分人特意从远处跑过去,在殴打中趁乱丢几片菜叶子,或者踢上两脚。而那中忍对这种情况也选择了视而不见。
  
  有一个人不同。
  
  看身形是一个成年男子,身上罩着一件黑色的斗篷,全身都隐藏在阴影里。这样的人,木叶平时便有几个,所以并未引起太多注意。但这个人不同,他缓缓向着那狭窄的巷子走去,对周围警惕他的中忍们视而不见,这在木叶可就是从来没见过的景象了。
  
  在木叶,从来没有人去帮助那个孩子。
  
  就连三代火影,也只是对欺凌他的人表示轻微的呵斥。这种处罚更让人认为这个孩子是连三代火影都厌恶的怪物。
  
  可这个人似乎有恃无恐。于是众位中忍悄悄跟上,并联系附近的暗部。
  
  进行欺凌事件的众位少年或青年也发现了这个似乎是来扰乱他们的人,可他们并未停下,还在向那个孩子身上施以拳脚。孩子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他努力保护着自己身体的重要部位不受太大伤害,一边还在不服输地喊:“我一定会让你们认识到我的厉害的!”
  
  男人就在巷子口默默看着这个场景,在众位中忍都认为他没有出手的打算而稍微松了口气时,他动手了。
  
  没人看清他的动作——他仿佛原地消失了,又突然出现在欺凌者的中间,下一秒那群人便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而男人做完这些事之后,只看了孩子一眼便消失在原地。
  
  等到中忍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银发的暗部已经到了,他看着躺在地上的一群人和那个浑身狼狈的孩子,语气平淡的问道:“欺凌事件?七夕当天发生这种事情你们也不用做中忍了,回家吧。”又回头对身后的暗部道,“把这几位关进暗牢一个月,惩罚措施一会儿再说,联系一下家长,火影大人那边我去报备。”
  
  “是!”
  
  “等……等等!暗部大人!”回过神来的中忍之一连忙道,“怎么可以把他们……”
  
  “不管他们欺负的是谁,”银发暗部道,“我不允许在我值班的当天出现这种现象,事前也和你们说过的吧。”
  
  “天藏,换一批中忍来,这批全部撤销中忍资格。”
  
  “是!”
  
  中忍们被他的话惊呆了,有一位大胆地喊了出来:“你这种执法是不公平的!太专横了!我要去报告火影大人!”
  
  “想告就随意。”银发暗部似乎并没将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径直向孩子走去,同时淡淡地道,“该行动的行动起来啊。”
  
  “是!”
  
  于是以天藏为首的几位暗部开始记录这几位中忍的身份,有不正常举动的直接扣下,其他几位暗部将地上昏厥过去的少年和青年们带离。银发暗部走到了孩子身边,问道:“有没有事?”
  
  “疼啊。”孩子呲牙咧嘴道,“不过没什么大碍,你好帅啊!”
  
  “能自己回家吗?”
  
  “噢!没事的我说!”说着孩子扶着墙站起来,身上的伤处已经快看不到伤痕,“你去干你的事情吧我说,我回家了!”
  
  “好。”
  
  银发暗部看着一路跑回去的孩子,面容隐藏在面具下看不到表情,声音也没有任何变化,但从他相当轻松的姿态看得出来,他心情还算是相当不错。
  
  “对不起,保护不了你……鸣人。”
  
  
  
  鸣人坚持着回到家便顺着门滑到了地上,捂着肋骨呼吸清浅,脸上的六道胡须都皱了起来,连伸出手够在门边的药瓶都做不到。
  
  正当他相当绝望的时候,那个解救了他的男人又出现了。 他又是仿佛从虚空中走出来的一样,拿起了药瓶,又走到鸣人身前把他抱起来,放到了床上。他似乎对鸣人的家相当熟悉,他随口道:“你还真敢在今天旷课出去啊……要是我没来你想没想过会怎样。”

  他掀起鸣人的衣服,看着肋骨处明显的青紫,不悦道:“怎么不顾着点这儿。”说着将药膏抹在伤处。
  
  “嘶嘶嘶——疼!”鸣人大叫,“大叔你轻点啊!我只想吃一乐拉面顺便看看庙会来着啊谁想到会这样,我当然记着不能伤害那,这不是没顾住嘛……”说着摸了两下头,傻笑道,“大叔你没来也没什么事啊,那个暗部是个好人的说!”
  
  “你怎么知道他是个好人。”男人说,“你认识他?”
  
  肋骨处的刺痛已经减缓了不少,鸣人呼吸了一大口,说:“他帮了我好几次啦!当然认识了我说。”
  
  “你还真厉害啊,暗部那些长的一样的你都能认出来。”男人戏谑道。
  
  “可是他长得不一样啊。”鸣人说着掀起了男人的帽子,他下面还有一个面具,于是鸣人把面具也一同摘了下来——面具下的脸相当吓人,右半边满是皱纹,左半边却是正常的脸,两只眼睛的也不一样,右边的眼睛是普通的黑色眼睛,左边的眼睛是紫色的,上面均匀分布着几个黑色的圆圈,“他的左眼不一样,”他指指男人的右眼,“他和你这个眼睛一样啊我说,你们是不是认识啊?”
  
  “……”男人说,“见过几面。”
  
  “你不要以为我傻啊我说,你们的眼睛本来是一个人的吧?”
  
  “你还不傻吗?”男人笑道,“别问了,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你也别和他提起我,听到了吗?”
  
  鸣人疑惑的看着他,信任最终还是战胜了好奇心:“我知道了我说。”
  
  男人给他上完药,又给他盖上了被,拉起了窗帘,蹲在窗户上对他说:“那我就先走了,你今天好好休息。”
  
  “你还走啊?”鸣人不舍的看着他,“都很晚了的说……”
  
  “今天有急事。”
  
  男人向远处眺望村子的某个角落,又看了一眼天上高悬的圆月,语气欢快地说:“我要去拯救你的挚友啦。”
  
  “啊?”鸣人一头雾水,“总之你走好。晚安啦阿飞大叔!”
  
  时值亥时。
  
  一位忍者已经准备行动了。

老乡不一定有就不打tag了
话说我明明最喜欢老乡为什么一直在写带卡……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