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带卡】带土的救赎 02

  黑暗中的忍者勒紧护额的带子,身为天才的他机敏地察觉到周围细微的变化,他不知是宽慰还是遗憾地叹了口气,轻声道:“你来了。”
  
  “你要行动了吗?鼬。”
  
  宇智波鼬看向那个藏在斗篷里的男人。男人抬起了头,血红色的眸子从面具的孔隙中露了出来。他们的目光相对,彼此沟通着一些无法言明的情感。
  
  “是的。”宇智波鼬说。
  
  自从宇智波止水的死亡开始,他似乎便失去了冷静的判断力。族人的简单挑拨会让他显露杀意,悲哀的现状让他无法选择。 而如今,团藏的任务也让他手足无措,只能接受。
  
  鼬对阿飞说:“你来帮我吧。等今夜过后我就随你离开。”
  
  “你就打算直接走?你的弟弟呢?”
  
  “佐助他……”这个从一开始就表情淡漠的少年痛苦的闭上了双眼,眉头蹙起,终于稍微有了一点少年人烦恼的样子。
  
  他最终还是睁开了双眼,坚定地说:“我信任他。让他恨我吧,等到他杀死我的那一天,我们就都解脱了。”
  
  他似乎想到了那一天的到来,微微笑了。
  
  可他的笑容随着阿飞的话僵硬在了脸上。
  
  “不,你不信他。”阿飞说,“你为什么不告诉他真相呢?你想过如果他怀抱着仇恨活了那么多年,最终知道真相的样子吗?”
  
  “我不需要知道。”鼬说,“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只要我们都不说……”
  
  “我会说。”阿飞无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只要他想知道,我就会说。”
  
  鼬很烦恼地看着他,本来早已经决定好的事情突然被改变,他不知道阿飞为什么要做出这种和他作对的事情,可事到如今原因已经不重要了,想出一个解决方法才是最重要的。
  
  他不想告诉佐助,佐助还那么单纯,这些黑暗面的东西是他不应该知道的。如果可以,他想让佐助永远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可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你到底想我怎么样?”鼬问,他的语气少见的带上了急躁,“说到底这些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吧?”
  
  “因为你不知道你的弟弟身体里蕴含着多大的可能性……”他轻叹了一口气,“他没有什么朋友,他即将失去家人,他还会背离世界。”
  
  “背离世界……”这是鼬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可能性,他不认为佐助有这么大的勇气,“佐助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人被逼急了什么都做的出来。”阿飞说,“越是天真的人越是如此。鼬,你不要以为任何人都和你一样理性。”
  
  “我见过一个和你弟弟很像的人,他哥哥也选择了和你一样的道路。”阿飞说,“他哥哥什么都没说,所以他弟弟疯了一样的变强,因为他除了这个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动力了。他最终也有了朋友,但他为了追求更强的力量而放弃了友情,选择了背叛。他一生都活在孤独痛苦之中。”
  
  鼬盯着他的眼睛,似乎在思考他是否说了真话。理性告诉他佐助和那个弟弟不一样,我不应该把他的话作为参考。感性却跳出来反驳:只要有一丝可能,他就不想让佐助变成那样。
  
  他最终妥协了:“好吧,那我……”他犹豫地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阿飞说:“你留一封信吧,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他,你的痛苦,你的思考,和你对于他未来的期望。”
  
  “……好。”
  
  “那我先去了。”
  
  阿飞转身离开了。鼬从笔筒中抽出毛笔,展开了信纸,听从阿飞的话写下了所有的一切。不知道佐助会是什么反应,对于信中他的悔恨,他的劝导,佐助是会不屑一顾还是会振奋精神?
  
  但不管怎样,佐助都是他的弟弟。
  
  虽然在天才辈出的宇智波里,佐助不算出众,但他的天真顽皮,他想尽全力保护。
  
  “我想你原谅我……”鼬想到,他一想到弟弟仇恨的眼神就痛苦地要落下泪来,“可你不能原谅我。”
  
  他又整理了一遍行装,将那封信放在胸口,跳窗而出,去执行木叶给他下达的最后一个任务。
  
  
  
  
  等到鼬做完一切,阿飞已经在村外等着他了。
  
  鼬到达的时候,他看到阿飞正现在高大的树梢,眺望着木叶。
  
  “我都完事了。”鼬说,“你在看什么?”
  
  “看我的队友。”阿飞的声音里带了一点笑意,“他今天挺帅的。”
  
  鼬看着带土露出的那只眼睛,福至心灵:“啊,卡卡西前辈吗?”他微笑道,“原来你是他的队友,我记得在哪里见过你的眼睛。”
  
  阿飞大惊失色:“呜哇!阿飞暴露啦!”他惊慌的时候不自觉的用起了这种语气,“你不要去和笨卡卡西说噢!”
  
  突然像变了一个人的阿飞把鼬吓了一跳,“我不会说的。”鼬说,“倒是你,为什么不告诉卡卡西?”
  
  “你对卡卡西前辈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人。”
  
  这时阿飞已经恢复成了那个沉默的男人形象,他什么都没有说,运起查克拉离开村子。鼬听懂了他无声的拒绝与防备,也跟了上去。
  
  他们赶了很久的路,不知是四个时辰还是五个时辰,天色已经大亮。仿佛新的一天带走了阿飞昨天的防备,他开口说了路上的第一句话。
  
  “对了,鼬。”阿飞说,“我是不是还没介绍我们的组织?”
  
  “是没有,我以为你已经忘了这件事。”
  
  “嘛,我们晓呢……就是干些杀人放火的事情啦,很简单吧?”阿飞语气欢快地说。
  
  “你闭嘴吧。”鼬扶额,“算了,我听过你们组织的事情,本来还很向往,但没想到首领是个这样的人……”
  
  阿飞不满道:“你对阿飞有什么意见吗!”
  
  鼬眼神复杂的看着他,指了指他的脑袋,像是在说:“你……是不是这里有点问题啊?”
  
  鼬没有意识道这种行为根本不像是他做的,阿飞的这种形象仿佛能让人完全不设防,而且无论是同为宇智波也好,背负着相同的秘密和梦想也好,这个男人都让他对将来还保留有一点希望。
  
  两人继续前行,一路吵吵闹闹,虽然大多数是阿飞在说,鼬只是偶尔吵两句嘴,但气氛还是相当融洽。
  
  目的地雨隐村。
  
  叛忍组织晓。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