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鸣佐】丢失的幸福(一发完)

烂尾是我的强项(x
 

  鸣人的腿几乎颤了一路。 
   
  今天难得的周末,又正好轮到鬼节,胆子比天大的山中井野就在班级里呼吁“明天我们举办试胆大会吧!” 
   
  班里一群爱热闹的连声叫好,直接忽略了听到“试胆大会”四个字就脸色苍白浑身冷汗的鸣人的小声呼唤,兴致冲冲地定下了地点,并且派出人间兵器春野樱武力威胁他必须要来。 
   
  就是要看他笑话吧!一群损友! 
  
  于是,到了吧……鸣人大口呼吸了一下,差点没把自己呛死,咳嗽到眼泪都出来了才缓过气来,直起身子环视周围,出了一身冷汗。 
   
  这是上个月挖出的忍者时代宇智波墓葬地,刚挖出来的时候震惊了全世界,因为这一家族在历史上一直是无法证明的存在。有的史书上根本没有这个家族一丝一毫的记载,有的却说他们是木叶的大功臣,还有的书上写是木叶的毒瘤,简直是谜之存在。 
   
  可是在考古学家们准备挖坟的时候却发现根本下不去铲子,似乎在每个墓碑的上方都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止他们破坏,经研究这可能是忍者时代存在的忍术。史学家们无奈之下只能放弃,然后给那几本说他们不存在的史书打上叉叉,继续他们的研究。 
   
  这个地方白白平地出现一个大坑,也没有其他用处,于是政府干脆修建了一个台阶,三天前把这里开放成了参观景点,因为开放时间很短,周围也没有旅馆之类的设施,所以现在还没有什么人来,干脆被他们拿来当做了试胆的地点。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他身边唯一的光源是他手中的手电筒,而他能看到的所有,只有灰漆漆的墓碑。 
   
  “有没有人啊……”鸣人眼含热泪。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往前走还可能遇到熟悉的人,往后走可就真是孤独一人了,于是鸣人向前走去,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没事的没事的我不怕……不过是一些石头而已嘛……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向两边游走,渐渐发现了一些微妙的地方。在入口处的这些墓碑,上面的人名似乎都是一个人的字迹,而且似乎是幼童,笔峰圆润,下笔无力,许多字都有颤抖的痕迹,而且还有在平假名旁注有汉字的情况,汉字似乎是后加上去的,力量已经增强了许多,但笔迹却没怎么变。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恐惧之心便消去了很多,他一路观察,发现相同字迹的一共有416个墓碑,并且由内到外,字迹越来越扭曲,似乎是力量已经完全用光了。 
   
  这些……都是一个人刻下的吗?鸣人不禁想。在同一天……由一个孩子? 
   
  这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在同一天刻下416个墓碑。 
   
  由他刻下,莫非只剩下他一个人…… 
   
  鸣人没有由来的觉得心中悲凉,似乎那个努力刻下墓碑的幼童身影就在他眼前,手上起满了水泡,眼眶红肿,散发着绝望又坚定的气息,让他不由自主的想伸出手…… 
   
  鸣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走到这里还没有遇到任何人哪怕是他也感觉到不对了,他拿出手机,果然没有信号。他继续向前走,又走了大约十分钟依然没有碰到任何人,而此时他发现,身边的墓碑是他见过的。 
   
  鬼打墙这个名词一下子就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他吓得一激灵,连忙顺着来路跑回去,可越跑越绝望,他似乎总是在这里打转,永远绕不出去。 
   
  鸣人绝望的坐在地上,干脆就这么坐到早上吧,一晚上他不见了总会有人发现的,而且早上鬼应该也消失了……他这么想着,干脆靠在旁边的墓碑上打起了瞌睡。 
   
  他这次是真的看到了那个幼童。黑色短发,还没有墓碑高,正举高手用苦无刻着“宇”字,可他全身都在颤抖,导致横不平竖不直,最后刻出来的字根本认不出来。于是他又搬来一块石头重新刻这个字,刻了十多次,终于控制不住自己,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鸣人想上前安慰那个孩子,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向前一步,那个孩子似乎是在一面镜子里,他无法伸手触碰,也无法与之沟通,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重重地叹气,哀叹自己的无能为力。 
   
  虚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来干什么?” 
   
  “谁?”鸣人问。 
   
  那个声音说:“你无须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我在墓地里走,好像在睡觉……然后就……” 
   
  “这样。”那个声音低声说,“我送你出去,你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 
   
  有人送自己离开这里鸣人本来应该很开心,可是他却感觉有一种焦躁席卷了他的内心,让他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不行!” 
   
  那个声音过了一会儿才回答:“你说什么?” 
   
  似乎喊出那一句话就打开了他的话匣子,他想都不想的说:“我怎么可以丢下这个孩子不管啊!突然失去了亲人,他一定很伤心的啊我说!” 
   
  “……”那个声音说,“都已经过去了,他现在已经不伤心了。” 
   
  “可是……”鸣人语无伦次的说,“我感受的到他的伤心……不,不是伤心, 他很难过,他需要有人陪伴……他……” 
   
  那个声音这次没有反驳他。 
   
  鸣人感觉脸上凉凉的,他伸手摸了一把,抹了一手眼泪。原来他哭了,可他为什么哭? 
   
  “我有什么能做的吗?”鸣人问,“他怎么样才能开心起来?” 
   
  “他有什么梦想吗?” 
   
  一片寂静。 
   
  正当鸣人正准备再次发声询问时,那个声音说话了:“他的梦想已经完成了。” 
   
  “可他还是不开心。” 
   
  “……快凌晨了,我送你出去。” 
   
  鸣人还没来得及发出反驳的声音,他就已经回到了现实。 
   
  半梦半醒之间,他隐约听到那个声音说:“只要你活的开心,他应该就很开心了吧。” 
   
  你撒谎。 
   
  鸣人从墓碑上直起身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入口处,他回头看了一眼离入口处最近的这个墓碑,惊的立在了原地。 
   
  这个字迹十分有力,和前面那些都不同,刻着“宇智波佐助”。 
   
  ……是他的字迹。 
   
  佐助,佐助……光是念着这个名字,他就悲从中来,恨不得流干了一生的泪水才好。 
   
  他摇摇晃晃的离开了墓地。 
   
  去为他的佐助寻找幸福。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