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百粉点梗1】精神病带土X卡卡西医生

 @燕本_物神 

第一次艾特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爸爸的点梗我写完啦!但是不会起标题TAT

文笔渣别计较那么多

我爱卡卡西

我爱卡卡西

我爱卡卡西

1

  7月16日  星期一  天气晴

  今天是阿飞人格。吵吵闹闹的有点以前的样子。

  阻止了那位发了疯拿起水果刀到处乱刺的病人之后,卡卡西已经满头大汗了。他转过头看向隔壁床的患者,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你就不能来帮我一下?”

  “诶,为什么?”患者歪过头,语气天真的说,“即使卡卡西医生受伤了,阿飞也不会怎么样。”

  “……”

  “话说回来!”阿飞开心的蹦了起来,“卡卡西医生累了的话,阿飞可不可以出去玩!”

  卡卡西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把阿飞压到床上,阿飞也没有反抗,乖乖的躺了下来,看着卡卡西配好药,挂在架子上,直到卡卡西要把针头插进他的手里的时候他才哇哇大叫起来:“阿飞不要打针!卡卡西医生走开!坏蛋!”

  阿飞双手双脚胡乱挥舞着,脑袋也在乱晃,叫声里慢慢出现了哭腔。卡卡西看着这样的阿飞手不由自主的稍微放松了一下,又打了一个激灵,连忙压紧了,目光复杂又坚定的看着阿飞:“别动。”

  阿飞慢慢停下来了,两个人都在喘着粗气。卡卡西稍微放松了一点,将针头插进了阿飞的血管里,微笑道:“乖。打完针你就可以出去玩了,今天有小伙伴过来吗?”

  “哇,不疼。”阿飞张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手背,歪了歪头似乎很是疑惑。他指了指窗外,笑着对卡卡西说,“今天鼬酱过来啦,他说可以让我帮他扎头!”

  卡卡西顺着阿飞的手指看向了窗外,鼬和他的目光相对,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卡卡西也微笑了一下,对他点了点头,回头对阿飞说:“既然这样,那这瓶药打完你就出去玩吧,我先走了。”然后转身从手推车上拿下来几本杂志,放在阿飞床头,“你前几天要的,无聊可以看。”

  阿飞疑惑道:“诶?阿飞没有向卡卡西医生要杂志啊?”

  卡卡西顿了一下,说:“那是我记错了,但你应该很喜欢看。”说着犹豫地摸了摸阿飞的头,转身匆匆离开了房间。

  

2

  

  7月23日  星期一  天气雨

  今天是带土。他不理我。

  

  “卡卡西?”

  卡卡西听到后面传来的呼唤,回过头去,看到来人微微笑了:“是佐助啊,今天是你来了?”

  “嗯。”佐助跑了两步和卡卡西并肩走,他微微抬起头看身边的男人,“我今天放假。他怎么样了?”

  卡卡西避开了佐助直视他的眼神,低声道:“我正要去看他,一起去吧,他换了单人房。”

  “……好。”

  

  卡卡西和佐助来到了带土的房门前,卡卡西敲了两下门,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走了进去:“带土,该打针了。”

  可靠窗子的病患并未施舍给他任何眼神。

  卡卡西表情没有任何变动,还是一副温和的样子,只是速度比平时快了很多,无论是走过去的速度还是手上配药的速度。唯一能看出他内心有些波动的时候,是他为了将针头送进带土的血管而去摸带土手之前,微不可察的颤抖和一句小声的“对不起”。

  迅速的做完这一切,卡卡西逃也似的走出了房间,留下了佐助一个人。

  没有人说话,房间里的空气凝固得像冰一样。

  佐助先打破了寂静,他张口就像对待一个正常亲人一样:“我的生日礼物呢?”

  带土稍微动了动脑袋,目光朝他射过来:“……你还在啊。”他的声音和阿飞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像已然失去了作为人的所有生机和活力,像一棵在沙漠里的的树一样干枯,“今天是你生日?”

  “不然我来看你干嘛。”佐助冷哼一声,“真无缘无故就对你好的现在就卡卡西了吧。”

  带土像没听到这句话一样,伸手打开床头柜上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袋幸运星:“就这个了,没有针线,本来想给你缝个玩偶的。”

  只是用生日礼物作为开口的话的佐助,完全没料想到带土真的给他准备了,他诧异的接了过来,逞强道:“呵,这种样式单一的幸运星也就只有你能当生日礼物了吧。”他抿了抿嘴,说,“你现在这态度是什么意思,吊着卡卡西吗?”

  带土没说话。

  佐助也不管带土什么反应,他将自己心里想的东西一股脑都说了出来:“看着在乎你的人痛苦的感觉很好?人家为你忙前忙后,你却装疯卖傻,仗着你做什么他都会原谅你护着你,就作起来了?”佐助冷冷的看着带土,“宇智波带土,我看不起你。”

  他继续说:“而且那场手术——”

  带土终于有了反应,他猛地抬起头,哑声道:“出去。”

  佐助顿了顿,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东西,啧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出门后才看到卡卡西就靠在门边,他偏过头由衷的对佐助说:“谢谢。”

  

  

  

3

  7月30日 星期一 天气阴

  今天又是阿飞。他的同事来看他了,似乎相处得很好。

  卡卡西今天走到带土病房前的时候相当诧异,平时自己在屋子里就算是阿飞也相当安静,今天却从房间里传来一阵阵的大喊声和大笑声,还有气急败坏跺脚的声音。卡卡西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门。

  他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屋里就安静了下来,好像卡卡西像一个外来客一样。

  卡卡西无奈的笑了笑,用了堪比上次带土出来的时候的速度做完他作为一个医生该做的一切,正想走出病房。但是和上次佐助来的时候不同的是,这次有人说话了。

  “喂,”那个金发的男人叫住了他,“你就是那个叫卡卡西的?”

  卡卡西点了点头。

  金发男人一头长发束成了高马尾吊在头顶,前刘海挡住了半边脸,他以一种不良少年的姿势坐在凳子上,一脸高傲的问卡卡西:“你们什么时候放我们老大出去?”

  这个问题牵扯到了自己的专业领域,卡卡西正想拿出职业的态度回答他,没想到他自己啧了一声别过头去,不屑道:“算了,反正你们得说我们老大有病。”

  阿飞开心的说:“哇——!迪达拉前辈叫人家老大了!”

  不知道这话触碰到了迪达拉心里哪根弦,他猛地站起身来一脚踹在带土病床上,瞪着带土说:“你他妈的能不能收起那副傻子的样!?”

  一句话吼得另外两个人都愣住了,卡卡西先反应过来,沉下脸道:“请您不要做这种损伤病人心情的事,也不要大声喧哗。”

  迪达拉转过头看了一眼卡卡西,那眼神就像看着垃圾一样。

  阿飞也缓了过来,开始捂着脸小声啜泣,声音逐渐变大。迪达拉越来越觉得心烦,转身就走,顺便狠狠撞了卡卡西一下,不屑道:“一个两个都是胆小鬼。”

  卡卡西目送迪达拉离去,回头看着还在哭泣的阿飞,走过去想擦擦他的眼泪,但手还没伸出去阿飞就抬起头来哭着问:“阿飞傻不好吗?卡卡西医生也讨厌阿飞?”

  卡卡西头一次没有安慰哭泣的阿飞,他沉默的站在原地,用那双似乎永远没有精神的眼睛看着他。

  阿飞不安的伸出手拉拉卡卡西的一角,正要说什么,卡卡西却转身离开了。

  留下了阿飞一个人。

  

  


  早上四点,天还是昏沉的。卡卡西刚到医院的时候就见到有一个人已经坐在他的座位上了,正在玩手机。

  “宇智波斑?”卡卡西皱眉问道,“你来干什么?”

  斑头也不抬:“来问问我家那小兔崽子什么时候出院。”

  “他还没好……”

  “不用骗我,那小子什么情况咱们都清楚。”斑说,“我前天也来了,你是周一管他吧?不知道也正常。那天我教训他一次了,今天不知道他能不能认错,你去看一眼。”

  “你……你说他什么了?”

  斑终于把头抬起来了,他看了一眼卡卡西,仿佛下一秒就要笑出来:“你先把他吓着了我才来的,现在还怕我和他说什么?”

  卡卡西握紧了拳头:“我把他吓着了?”

  “你不是不管他了吗。”斑说,“他都要疯了,哭着给我打电话来着。”

  他早就疯了。卡卡西心里想着,抑制不住对带土的担心,连忙换了衣服跑了过去。

  带土的病房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卡卡西站在门口禁不住胡思乱想:今天带土是谁?他会理我吗?他真的……会因为我不管他而伤心吗?

  可他所有的胡思乱想都在下一秒终结——带土喊了一声“进来”。

  他愣愣的打开了门站在门口,眼睛像钉在带土身上一样无法移动。带土眼睛盯着窗外没有看他,屋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带土先开了口:“你知道了?”

  “我……”

  知道什么?

  知道他哭了?

  卡卡西无奈的笑了一下,怎么可能,带土就算真的哭了也不可能现在提起这件事,那就是其他的什么。他智商超高的大脑运转起来,终于发现了一处不对劲的地方。

  他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你……你好了?”

  那小子什么情况……他恢复了?所以斑才来问他什么时候出院?

  “对。”带土说,“我下午就出院。”

  “……”卡卡西点了点头,又想起来他没看自己,连忙“嗯”了一声。

  没人说话。

  “斑怎么说你了?”

  “能说什么,就说我作呗。”带土说,“我家一个两个都那样。没一个好东西。”

  “那你……”卡卡西闭上了眼睛,“你……愿意原谅我吗?”

  “……”

  “不愿意。”带土说,“我永远不原谅你,卡卡西。”

  “……”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带土转过头来看着卡卡西,“琳在进手术室之前就已经死了?”

  “她没有!”卡卡西声音提高了一点,“她……我本来可以救活她的!”

  “可是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带土也喊了出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告诉我琳是因为你手术失误才死的?你个胆小鬼!”

  卡卡西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低下了头。

  “……那……我该怎样……琳她……”

  “你得为她赎罪。”带土说,“我不会原谅你欺骗我。琳她既然喜欢你,你就得满足她的愿望。”

  “她的愿望?”

  “她要你幸福,你就得幸福才行。”带土说,“你如果完不成,我就杀了你。”

  卡卡西一动不动的低头站着,似乎对带土说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卡卡西?”带土有些着急,匆匆忙忙的找到丢在床边的拖鞋走到卡卡西面前,却被卡卡西一把抱住,紧紧勒住了脖子。

  “卧槽,你要杀了我啊?”带土去掰卡卡西的胳膊,却感到肩膀处一阵湿润,“你哭了?不是吧……你别哭啊我不杀你了!大男子汉能不能别这么懦弱!”

  卡卡西噗的一声乐了出来,在带土肩窝处蹭了蹭脸。

  “……好。”卡卡西说,“我会幸福的。”

  带土愣了一下,也缓缓伸出双手抱住卡卡西的后背。

  两人同时露出了微笑。

  

  

  太阳突然跃出了地平线,霎那间洗去了天空中所有夜晚留下的忧郁痕迹。新的一天从现在才真正开始。

  

  8月6日 星期一 天气晴

  斑原来真是个好人。

  

  

  END

评论(1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