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百粉点梗3】扉间生病泉奈照顾的小甜饼

 @拍在床上 狸猫的点文!第一次写扉泉,ooc原谅我( p_q)

有想要的标题就告诉我~我标题废(´;︵;`)



  今天的柱斑拆散小分队也在行动着。

  宇智波泉奈早上迷迷糊糊地和即将要出门的兄长道别,用了五分钟的时间清醒大脑,然后在三秒钟之内掀开被子穿上拖鞋冲到卫生间,花了三分钟的时间洗脸刷牙上厕所,穿完衣服就冲出了家门。

  一路狂奔二百米到了地铁站泉奈才一脸懵逼的想起来并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刚才哥哥说什么了……啊啊啊我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

  泉奈一脸苦恼的挠了挠头,然后不情不愿地拿出了手机打给了柱斑拆散小分队的另一位队员。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还算可靠吧。

  “……”

  妈的千手扉间你敢不接老子电话!!

  泉奈狠狠的摁下了红色小电话,临时放弃了对兄长们的STK,改为要去千手扉间家揍他一顿。

  

  千手家的住宅靠近郊区,据说是他那个大哥说什么“贴近大自然有助于身体健康”于是买下来的小别墅,好看是好看但是出行相当麻烦。泉奈坐了二十分钟的地铁三十分钟的出租又走了将近四十分钟的路才气喘吁吁地站在了扉间的家门口,化悲愤为力量一脚踹在了千手家雪白的大门上。

  声音响彻云霄,泉奈都听到后花园传来的哈士奇的大叫声了。

  可是并没有人给他开门。

  扉间是在屋子里的,泉奈可以肯定。一般如果柱间和扉间都不在家,那肯定会联络清洁工把哈士奇带走,直到他们回来再送回来,因为怕这狗疯起来直接挣脱缰绳啃了沙发。而柱间一大早就和自家哥哥一起出门了,所以现在在家里的肯定是扉间。

  又摁了三四下门铃还是没人开门,泉奈不耐烦的直接绕到他家后门的草丛处,从泥土里挖出来一串钥匙,打开了后门。

  ……嗯?你问为什么他不直接这么做?

  因为他嫌脏啊,傻孩子。

  一双手都沾满了泥土的泉奈先冲进了洗手间,一路上弄出相当大的动静,可是屋子里除了哈士奇的叫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疑惑的站在了扉间的卧室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打开了门,发现扉间还在床上躺着。

  泉奈下意识嘲笑道:“废物你这么晚还没……”

  他走近了扉间的床边,发现对方似乎并不是在睡觉这么简单。扉间的脸红得基本看不出脸上那几条道道,满头大汗却还盖着两层被子。泉奈有些不安的摇了摇扉间:“喂,你没事吧?”

  扉间没有什么反应,只从喉咙里挤出两句哼哼。泉奈不满地啧了一声,从书架上取来了医药箱,把体温计夹到他的腋下,又去厨房烧了一小壶水,并意外的发现炉灶上还留着柱间早上做的粥,他把火点了起来,就回到了扉间的房间。

  他把体温计从扉间腋下抽出来,在看到上面是三十八度的时候松了一口气,毕竟对于他们和柱间两兄弟这样从小受了苦的人来说,只要没到四十度都没有太大问题,不用去医院——从他家到医院可有的受的。

  ……只是千手柱间那个哥哥是怎么当的!?弟弟生病了都不知道在家照顾吗!?

  果然千手柱间和哥哥比起来就是个垃圾!一定要拆散他们 !

  泉奈已经在这一瞬间想好拆散方案n号的具体措施了,但是他又看着躺在床上的扉间叹了一口气,虽然这个方案从来没成功过,但是也要继续啊,没有扉间这个计划是进行不下去的。

  ……算了,我就放弃这一天的宝贵时间照顾一下你吧。

  泉奈举起拳头在扉间头顶虚晃了一下,带着得意的笑容进了厨房,盛了一碗粥,又去洗手间弄了一块湿毛巾回去,推推扉间:“喂,废物,起来吃饭。”

  “……”

  “喂!”

  “……”

  “你再不起来我就从你鼻子倒进去。”

  “……”

  扉间动了动,虚弱道:“你怎么来了?”

  “你先起来。”泉奈说,然后用湿毛巾暴力地在扉间脸上细致地擦了一把,“你哥那个垃圾又把我哥拐出去了,没你计划也实施不了。”

  扉间从床上坐起来,为自己拥有这么个没心没肺连自己弟弟生病了都不知道的哥悲伤了一秒,靠在床头慢慢喝粥——好吧原谅他,他手艺还挺好。

  “他们去哪儿了?”

  “我没听清。”泉奈说,“就是因为不知道才给你打电话发现你不对劲的。”

  泉奈恶意道:“话说这大夏天的你怎么就生病了?昨天晚上出去鬼混了?”

  “你当我是你吗,成天不着家。”

  “我不着家怎么了,反正我和哥哥一直在一起。”

  扉间嘲讽道:“恕我直言你哥现在正和我哥在一起。”

  “……”靠,哥哥到底为什么会看上那个废物!

  泉奈暴躁地起身从医药箱中翻出退烧药,摔门而去。

  厨房的水正好烧开了,泉奈先用开水沏了药(期间还因为心情不好把自己烫了一下),又弄了一盆温水,拧了一块湿毛巾,然后用湿毛巾包着装药的杯子回到了扉间的房间。

  扉间看了一眼:“刚吃完饭不能吃药。”

  “我知道,”泉奈说,“你当就你一个人懂吗大科学家?”

  他又去了趟厨房把那盆温水拿了回来,把手巾泡在里面,对扉间说:“把你身上擦擦,一身汗味。”

  “发烧不就是要捂汗吗。”

  “那也没见过你这么能捂的。”泉奈冷笑着指了指窗外的大太阳,“四十度的天气你盖两层绒被,你要上天吗?”

  “……行了,你出去,我擦擦。”

  泉奈带着胜利的笑容走出了房间。

  

  半个小时后扉间从房间里出来,喝了热粥擦完身子感觉清爽了不少,他刚端着盆子想送到厨房,没想到泉奈就坐在门口的地上,差点一脚踩上去。

  “……你怎么坐着了,也不怕着凉。”

  “把自己弄发烧的人没资格教训我。”泉奈接过盆子,“你回去把药喝了,继续捂着去。”

  “……你刚让我擦完身子,玩我呢?”

  “玩你呢又怎样,赶紧恢复下午说不定还能执行一部分计划。”

  担心我就不能好好说出来……你们宇智波怎么教育的啊。扉间痛苦的摸了摸前额,却被泉奈误认为头疼,他一下子紧张起来:“你还有事?不是吧你这么娇弱?”

  “我没事,”扉间叹了口气。

  扉间指了指书房的方向:“上次出国给你们带回来的特产一直忘了送过去,你去看看,你之前说的那个喜欢的作者的亲笔签名也给你要回来了。”

  “……”

  “……你你你,”泉奈几乎失声,“你要到了?那个作者给签名相当严苛的,没读过他全部作品的人都拿不到……”

  “所以我读了。”扉间无奈的笑了,“你也算难得托我办点事。那就这样吧,你等我几个小时,我去睡一觉。”

  “哦……哦。”

  直到他下意识挪到书房他才从震惊中出来,他看到扉间的书桌上全是那个作者的书,有几本甚至书页都卷起来了,而桌子上正中央摆着他最喜欢的那本书。

  他打开扉页,上面用钢笔写着几个流畅的英文单词:

  ——To my dear reader Izuna Uchiha

  泉奈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发红的脸颊,小声说了一句:“我才不会感激你什么呢混蛋。”


评论(1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