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中元节联文】灵异三十题其一

开学前最后一篇,和 @水烟澜管挖不管埋  @泗橘 的联文,顺序是我→阿澜→橘子,但是橘子还没熟qwq

1、客厅里忽明忽暗的灯

半夜十二点,扉间刚刚从暴风雨中回到家,随手打开了灯,却发现客厅里的灯忽明忽暗。

扉间皱了皱眉,刚想出去检查一下电路,窗户就被窗外的大风“砰”的一声推开了,窗帘被猛地掀起,露出外面一张苍白的脸,黑色的头发被雨水紧紧贴在脸上,眼睛的空洞处流下两道浓浓的血泪。这人形的东西咧起嘴笑了一声,低声说道:“我好冷啊……”

扉间咣当一声撞到门上,惊魂未定,等他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时,却发现客厅的灯正常地亮着,好像一切都没发生一样。

2、半夜醒来发现许久没开过的电视正在播放

扉间今天回来的时候十分疲倦,打算在等待水烧开的期间在沙发上打个盹,可所有的愧疚怨恨之情不约而同的都闯进了他的梦中来,让他梦到遥远的宿敌,与其相识,与其相知,与其相爱,最后与其相杀。

最后他的宿敌空着眼眶问他:“你想我吗?”

扉间打了个激灵从梦中醒来,发现电视屏幕正亮着,左上角的台标自己从未见过,像是被人用红色颜料乱涂一气的图案。而屏幕上正在播放的内容也让人不喜,一个人低着头正对着他,左手在屏幕右侧一遍遍写着“我爱你”,右手在屏幕左侧一遍遍写着“去死吧”,满屏都是红色的字体。扉间这才发现,那人胸口处开了一个大洞,血管和神经都从中间断开,挂了一半在外面,肺像是被炸烂了一样,正随着从洞口涓涓流淌出的血液流出肉渣,只有一颗心脏还在拼死的向完好之处移动,却力不从心。

心脏也从洞口掉出来的那一刻,那人完全停止了任何动作,他发出一声奇异的尖叫,震碎了电视屏幕,玻璃被弹到扉间的脸旁,反射出他呆滞的表情。

3、书房的电脑忽然自动打开,停在游戏页面

书房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摩擦声,就像用玻璃在黑板上来回滑动的声音,扉间尽量按耐住自己的鸡皮疙瘩,赶紧冲进了书房。

书房里的景象即使是扉间都有点被吓到了。键盘被无数根蜘蛛丝悬挂在电灯上,而电灯岌岌可危——刚才的声音就是两者摩擦发出的;鼠标掉在距离窗户不远处,而窗户框上空无一物,玻璃碎了满地;最靠近窗户的书架上面的书散落了一地。

而电脑上正在放着他和泉奈一起制作的游戏的开场动画——红衣服的女鬼伸出她被硬生生缝上了封印符咒的舌头,像和情人私语一样绕过男人耳边,然后伸出尖尖的獠牙从男人的耳骨中穿过,深入男人的大脑,吸食他的脑浆,然后抬起头看向屏幕之外,沾有白色粘稠液体的舌头在唇上舔了一圈,满足地笑道:“感谢招待。”

4、感觉总有冷气从自己身后贴上来

无论是正坐在靠椅上,盘腿坐在沙发上,或者侧身睡着的时候,只要他的后背是空着的,就总有一股冷气沿着脊椎骨蜿蜒而上,像拥抱爱人一样依附在他的背上,对着他的耳朵轻轻叹息。

然后在扉间已经习惯而放松的时候,狠狠地将冷气送入他的心脏,蔓延至他的全身。

5、照片上的人嘴角弯着,眼睛一直盯着你

扉间难得有一天休息时间,在家收拾东西的时候偶然发现了成人礼时的相册,他带着怀念的情绪翻开相册,第一页是全班的合照,第二页是他和柱间的合照,第三页是他和学生会全体成员的合照,第四页是……

是他和泉奈。

他恍惚之间看到照片上和他互相嫌弃的泉奈缓缓的转过了头,看向了照片之外,然后微微笑了起来,但他张开嘴之后,却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幻觉。他这么告诉自己,这景象也确实在他眨眼之后消失了。可他无法控制住自己想起泉奈的死状——前一秒还在故作轻松地笑着来缓解他的担心的泉奈,下一秒却被飞驰而来的汽车撞飞了几十米,胸口处的伤直接与路边的尖锐物体亲密接触,被搅碎的内脏肉渣随着滚滚的鲜血流淌出来,漫天飞舞的血块和血液蒙了他的眼,但护不住他痛苦的内心。

6、传来敲门声,问起时却无人答应

扉间难得有闲心自己制作一杯卡布奇诺,他悠闲的磨碎咖啡豆,沏成咖啡,加入牛奶和奶沫,正想勾出花纹时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

敲门声频率极快逐渐增大,很快就像在他耳边响起的一样,但奇怪的是,邻居并没有因为这种行为而产生任何不满。他连忙放下手里的事情去开门,但是从猫眼向外望去并没有任何人影,打开门也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他开始疑惑自己是否将隔壁的装修声听成了敲门声。可当他回到卡布奇诺旁边的时候,却发现屋子里有人来过。雪白的地毯上留下了鲜红的脚印,一直从门口蔓延向桌边,而桌子上也留下了血痕,这痕迹似乎被人擦过,至于原因也很明了——被滴在了奶沫上,画出了一个小丑的诡异微笑。

扉间突然觉得一阵冷风从自己身上穿过,打了一个激灵。

7、关着的门自己开了,等自己要去关时又关上了 

卧室的门的合页有些松动,扉间拿起螺丝刀正要拧动,却见门上挂着的福字被摇晃的掉了下来,他刚收回手站起身去捡,就见门急速向内拍来,他勉强躲过,回头看见门旁的陶瓷花瓶被打出了足足七米远。

然后这扇门又悄然合上了。

8、东西的位置会莫名其妙地发生移动

针线盒被翻的乱七八糟。针头里多出七根针。

书架上第二排第三本和第四排第八本颠倒了过来,第四排第八本后面藏了一把弹射出来的小刀。

冰箱里的布丁莫名其妙的到了客厅,里面发现了氰化钠。

菜刀伸出案台十公分,没开刃的那一侧也被磨开了。

9、莫名对自己笑的小孩子看着自己背后

和莫名其妙向自己发出邀约的宇智波斑一起去孤儿院。

可斑果然没有和儿童玩耍的意思。他被人恭恭敬敬的迎进了孤儿院,就在众人的目光下指着那个被全孤儿院孤立的孩子对扉间说:“你去和他说说话。”

“我凭什么听你的。”扉间皱起了眉。

斑冷哼一声:“胆小鬼。”

“……”

扉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向他走去——不是说他听从了斑的命令,他向来最讨厌他,哪怕泉奈死了也不会改变——而是那个孩子一直在紧紧盯着他,让他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好奇心。

“小朋友,”扉间蹲下身,尽量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你为什么看着我?”

小孩目光有些呆滞的定格在扉间的脸上,咧开嘴笑道:“你身后的这个人好好玩哦。”

扉间有些疑惑,又听小孩说:“胸口留着好多血啊……哇,眼睛也没有了呢!”他突然又失落的叹了一口气,“哎呀,他走了。”

扉间猛地站起身来,不可思议的望向自己的身后,没有人在那里,只有不远处的宇智波斑回头对他不屑的笑了笑。

10、和别人出去玩时,别人总会倒霉

和公司里的高级助理一起参加外地的会议,助理莫名其妙的忘记带了重要的文件,匆忙地回旅馆寻找的时候却发现电梯停运,好不容易回到房间却发现房卡故障,进去之后发现文件消失了,最后在床底的一片血泊中发现了漂浮在上面的文件,没有一点血迹。

好不容易开完了会议,助理小姐回到房间的时候,失声尖叫了出来——房间的所有墙壁都被人用红色的字体填满,每个词语都是对她的诅咒,这时房门又突然关上了,急忙来到她门前的人用房卡和斧子之类都无法砸开,只能听着房间内人一声大过一声的尖叫。

声音戛然而止的那一刻,房门自动打开,众人眼中房间四壁洁白如新,房间里唯一不正常的就是倒在地上的助理小姐,可她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这里明明什么也没发生过。

祝大家中元节快乐!

评论(5)

热度(51)

  1. 💔燕子的八音盒 转载了此文字
  2. 艾丽丝凳子批发专卖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凳子:
  3. 燕子的八音盒凳子批发专卖店 转载了此文字
  4. 斑柱一生推凳子批发专卖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