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带卡】一次时空旅行

语言混乱,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能看懂吗……

1   从天而降的巨石
  银发的小小少年脚底不稳摔倒在地,而一颗巨石正朝着他急速下落。
  抱歉,带土,琳,老师……
  我可能,就要到这里了。
  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等待着死亡剧痛的来临,但来到他身边的,却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不……!
  他惊愕地睁大双眼。
  轰然响起的巨响之后,卡卡西连滚带爬地赶到巨石旁边,却只看到从石头下面流淌出的涓涓鲜血,像河流一样蜿蜒,仿佛在召示着一个生命的完结。
  怎么会……他紧紧握住了拳头,将头抵在石头上,泪珠从完整的右眼中低落。再给我一点时间,一点时间我就能……
  “卡卡西!”
  “……”
  琳急促的喊声从石头对面传了过来:“卡卡西你在哪!你没事吧!”
  卡卡西咬紧了嘴唇,声音颤抖地回答:“我没事……但是带土他……”
  “你没事就好。”琳松了一口气,“快过来帮带土包扎啦!”
  ……
  ……什么?
  那……石头下面是谁?是谁救了他?
  ……不,是救了他,还是救了带土?
  

2   地下深藏的秘密
  待三个孩子吵吵闹闹的走远了之后,一个人影才从石头下面爬了出来。之所以说“人影”,是因为他的动作没有引起石头哪怕一丝一毫的颤动,仿佛是带有颜色的空气从石头的缝隙中流淌出来一样。
  “哎呀……”这个人影悠悠然叹了口气,“有生以来被自己磕头的经历真是少见。”
  他身上满是血渍,但却看不出来一点伤口。他的全身都被一件硕大的白色斗篷罩着,几乎挡住了全身所有肌肤,脸上大部分被一张黑色面罩覆盖,只有露出来的两只眼睛中,血红的镰刀在飞速旋转。
  随着眼中镰刀的旋转越来越快,他的身影逐渐向地下沉去,最后彻底消失在了地面上。
  他见到了那个本该早已死去的人。
  ……不,拥有了那双眼睛,他已经可以被称作是半个“神”了。
  “你来做什么?”坐在座椅上的老人沙哑着嗓子问道。
  他微微一笑:“您已经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不是吗?”
  “……”
  这时从墙壁上钻出了一个黑色的头颅,用那双惨白的或许能称得上是眼睛的东西紧紧盯着他,俶尔诡异的笑了一声:“这样的话你不也是吗,玩弄时间的愚蠢者?”
  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3   永不分离的挚友
  卡卡西大清早就听见带土在外面大喊大叫,而且是语无伦次地在喊着什么“哇!”“啊啊啊!”“醒醒!”一类的,吵死了……
  这么想着他用扔手里剑的力气扔出去了一个枕头,世界安静了那么一秒钟,马上又喧闹了起来。
  “你到底干什么呢!”卡卡西愤怒的一掀帘子走了出去,“能不能……”
  剩下的话被眼前的景象堵进了喉咙里。
  “你……你在干什么?”卡卡西喉咙有点干涩,“你杀人了?”
  带土正在努力拖拽着一个浑身血迹的人,但由于对其伤口的忌讳而不敢太过使劲,他大喊大叫是为了叫醒琳并为自己打气。
  “哈?你说什么呢卡卡西!”带土生气地叫道,“快来帮忙!”
  卡卡西警惕的掏出了苦无横在胸前,冲带土扬了扬下巴:“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就救回来?去叫老师!”
  “我……”带土鼓起了脸,有点委屈的说,“我当然知道,这就是昨天救我的人啊。”
  “……”
  “……你确定?”卡卡西问。
  “当然了!”带土张牙舞爪的说,“你昨天不是还说信任我吗!今天就反悔了你果然是个混蛋啊!”
  “……好了。”卡卡西叹了一口气,收起了苦无,“你去叫老师,这里交给我。”

  
4  穿越时空的旅人
  他醒来时已经接近中午,刚睁开眼就被一片刺眼的金色光芒闪地差点落下了泪。守在他床边一天的水门温柔的问他:“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
  “……嗯。”
  他连忙拉起颈边的围巾绕在脸上,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对方没有将自己用来遮挡的衣物除去。
  “我听带土说,你是救了他的人。”水门微笑道,“真是太感谢你了,而且你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
  “谢……谢谢。”在水门看不到的地方,他悄悄红了脸。
  突然陷入一片静寂。
  可他并没有意识到周围的环境有多么死寂,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无法自拔,直到眼前的人问出那句话。
  “呐。”
  水门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是卡卡西吗?”
  “……”
  “如果你不是的话,就别管我这种愚蠢的发言啦。”仿佛为了缓解对方尴尬的心情,水门爽朗的笑了起来,并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兜帽,“如果你是的话,我也不会问你什么,只要告诉我你能不能平安回去就好。”
  “……”
  “……能。”
  “嗯?”
  “我能。”他眼眶中溢出了泪水,流过他的眼罩,最后滴在了灰黑色的被子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我会……我会好好回去。”
  “那就好。”水门温柔的说,“放轻松,忘记这里的一切,好好生活。”
  “嗯。”
  “带土会活着,战争也会结束,一切都会好的。”
  “还有……”他咬着牙想止住身体的颤抖,“还有琳,还有老师,你们都会活着。”
  水门放在他头上的手停了一下,但马上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们会的。”
  “那我走了。”他抬起头,主动向他的老师显露出了那双血红的眼眸,又缓缓的眯起了眼睛,勾起唇角微微笑着说,“你们要幸福啊。”
  “好。”水门说。
  他消失了。
  

5  玩弄时间的小丑
   “卡卡西!卡卡西!”
  卡卡西烦躁的挥了挥手:“带土别吵!”
  “……你在说什么啊,快醒醒!”
  “都说了别……”卡卡西猛地睁开眼睛,正想愤怒的向对方扔枕头,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怎么天还没亮?那你叫我干什么!”
  “……”
  “怎么不说话?心虚了?”卡卡西冷笑一声。
  那个呼唤他的人仿佛是在对另一个人说话:“……准备准备吧。”
  “……好。”
  “……!”卡卡西惊道,“谁?”
  没人回答。
  “你们怎么了,这么奇怪。”卡卡西说。
  春野樱痛苦地看着眼前一脸茫然的老师,努力不让自己眼眶中的眼泪流出来,她紧紧握住手中那封信,但脑海中不受控制的想起其中的内容。
  “说什么用到极致可以穿越时空还没有副作用……”小樱把自己的手都掐出了血,颤抖着说,“你信里可不是这么写的啊……”
  她又一次展开那封沾上了自己血迹的信,把它大声地读出来,读给她的老师听:
  “对不起,骗你们的。用完之后或许我会失明吧,回来之后写轮眼可以用作研究或者给佐助;记忆或许也会出现紊乱,如果必要的话,用幻术改变我的记忆就好。”
  她狠狠地跪倒在卡卡西面前,掐着床单,把头埋在了老师的腿边,哽咽着说:“你怎么这么任性啊……”
  仿佛能感觉出自己心底对这个女孩子的喜爱,不知所措的卡卡西只能学着自己老师摸摸她的头。
  “哎……”他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假的吗,我明明觉得我很幸福啊。”

  
  
FIN.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