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鸣佐】不可对人言

爱上了一发完结和分段式。

1
  “这个月第三封了啊。”
  鹿丸看着从窗外飞进来的黑鹰,脸上却并没有露出多少因村外那位频繁与村里联系而感到轻松的表情,相反,他还露出了有些严肃的神色。
  鸣人伸手从黑鹰腿上卸下信笺,一边惯例的抱怨“为什么这人还在用信”,一边展开了信件,在看到上面的内容时渐渐收起了声音和脸上欣喜的神色。
  “写了什么?”鹿丸问。
  “好像发现了时空转换装置,还发现了使用过的痕迹。”鸣人正色道,“佐助正要把它带回来。”
  “时空间?”鹿丸咋舌,“真麻烦,木叶没有这方面太厉害的人啊。”
  “卡卡西老师不是也要回来一趟吗?”鸣人微笑道,“交给他就好了。”
  七班可以久违的重聚了,对于这个事实鸣人相当开心,又默默对那个看到佐助的鹰就激动的自己表示唾弃,那人给你带回来的都是麻烦啊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可是看到佐助不开心的鸣人就不是鸣人了,所以算了,这次就原谅你。
  鸣人脑内的小剧场也很丰富。

  
2
  佐助和卡卡西是在一天回来的,大约是在接到信件的三天后。当鸣人正在准备迎接被自己感知到查克拉的佐助的时候,突然就看到卡卡西从佐助身后冒了出来。他感觉自己的眼泪一下子就飞了出来,瞬间涕泗横流,倒把想给他惊喜的卡卡西吓了一跳。
  在卡卡西手忙脚乱的安慰鸣人的时候,佐助默默地从自己衣服内衬里掏出一个小小的装置,放在鸣人的办公桌上。那是一个大约有半个手掌那么大的黑色盒子,外壳上无规则地闪烁着一些他们看不懂的文字,只有一面是纯黑的,上面用红色颜料写了一个“完”字。
  “这就是你信里说的那个……”鸣人眉头都缠在了一起,“时间闪动装置69122125型?”
  “这名字……”卡卡西思考,“听着像日期,但是多了两个数字啊。”
  佐助点了点头:“我初步怀疑这是传送至木叶69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的装置,因为在那里还发现了被废弃的1至24型号,应该只有这一个是成功的。”
  “还有其他的?”卡卡西问。
  “是一个辉夜一族的实验基地,但是那里的人都不堪一击。”佐助说,“我把那里封印了,接下来怎么处置就是你的事了。”
  鸣人点了点头。
  “那这个就给我吧,虽然佐助也会时空间但是毕竟我更懂这里的道理?”卡卡西微笑道,“你们可以想想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说着卡卡西拿起桌子上的黑色盒子,摸了摸两个弟子的头(佐助也很乖的让他摸),转身离开了。
  “那,佐助。”鸣人目送卡卡西离去之后,对佐助笑道,“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样?”
  佐助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答应了挚友的邀请。
  

3
  两个糟大叔久违地凑在一起喝酒的结果不用言明,自然是喝得酩酊大醉——只有鸣人一个人,佐助虽然成熟了不少,但是内心的矜持还是让他缓慢品尝着清酒,面无表情接受着来自腐烂大叔漩涡鸣人的嘲笑。
  “哈哈哈你、呃——”满脸通红的鸣人趴在桌子上,打了个大大的饱嗝,“在我面前还装什么高冷啊!”
  佐助看着这样的鸣人,罕见的露出了笑意。
  “你倒是不用装就是白痴。”
  “啊哈!?”鸣人口齿不清地反驳,“谁四啊……小佐助你小心我……!”
  “嗯?你怎么样?”佐助问。
  “我——我——”鸣人不知想到了什么,感觉连眼睛都要烧起来,整个人更红了一个色调,“我揍你啊小佐助!”
  不久鸣人打起了呼噜,他趴在桌子上睡的一脸香甜,嘴中还喃喃道:“小心我……你啊佐助……”
  “……”
  佐助面色复杂的看着睡着的鸣人,像是自言自语的问道:“你还记得那天你发生了什么吗?”
  

4
  卡卡西的研究成果很快就出来了,毕竟他智商超高,又专门研究过时空间忍术。一天半后的下午他就推开了鸣人办公室的门,说道:“查到被传送的地点了。”
  “哎?”鸣人有点傻眼,“这都能查出来?”
  “开启过时空间的地方会有小小的时间乱流,仔细地话能查出来。”卡卡西说,“那我要说了?”
  感觉到了卡卡西的严肃,鸣人不禁有点紧张,也拿出自己正经的态度,坐直了身体,期期艾艾道:“哦……哦,你……你说吧!”
  卡卡西紧盯着鸣人的眼睛,缓声道:“是在雏田的房间里。”
  “……”
  鸣人惊愕地睁大了双眼。

5
  下午四点,本应平和的一天突然被一声巨响打破。雏田惊讶地看着推门而入的鸣人,问道:“鸣人君,发生什么了?怎么突然……”
  “我……”
  鸣人目光闪躲,不敢和雏田的眼神对上,小声问道:“雏田,你还记得69年12月21日吗?”
  “诶……诶?”
  雏田突然红透了脸颊,仿佛又回到了童年面对鸣人时的娇羞模样:“是……是我们在一起的那天吗?为什么……”
  “……”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的猜想被认证是如此令人难过的事情。他神色复杂的看着雏田,叹了一口气:“没事。”
  雏田虽然很疑惑,但是她习惯了万事以丈夫为先,于是她微笑道:“今天晚上要在家里吃饭吗?博人他们也快回来了。”
  “不……”鸣人下意识的说“还有工作”,却又在即将说出口的时候把它咽进了肚子里,“那我先出去一趟,一会儿回来。”
  “好。”雏田微笑道,目送鸣人走出了家门。
  

6
  佐助在村口迎接到了飞奔而来的鸣人。
  “佐助——!”那个白痴大声叫住他,冲到他眼前,看着他的眼睛欲言又止。
  “怎么了?”佐助问。
  可他明明知道发生了什么。
  辉夜一族回到过去使雏田成为了鸣人的妻子,估计是要利用雏田做什么对木叶不好的事情。鸣人是在为自己的过去被改变和未来担忧与难过吧。
  佐助心里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难过。
  但他不想去纠结那些深埋在他心底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存在于这两个英雄之间的暧昧情愫,已经没有再次露面的必要了。
  现在的未来,哪怕是被强行改变的,也是他们必须要肩负责任走下去的未来。
  鸣人焦急的抓住佐助的手,但又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混乱的心情。
  明明不该这样的,他和佐助不应该——
  远处突然传来博人的喊声:“老爸——!妈妈让你回家啦——!”
  “……”
  佐助脸带笑意地看着面前一脸困窘的鸣人,说:“快回去吧,别让他们等太久。”
  “……”鸣人抿了抿嘴,“那你呢?”
  “我要走了。”他摸了摸腰间的草雉剑,垂下了眼帘,忽而又抬头勾起嘴角对鸣人说,“别想太多,一切都过去了。”
  佐助说:“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然后他露出最后一个微笑,转身离开了木叶。
  离开了鸣人想紧紧抓住他的手。

FIN.

评论(13)

热度(47)

  1. 不给糖吃就闹凳子批发专卖店 转载了此文字
    还没吃早饭呢吃刀吃饱了……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