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带卡】七天假期 第一天

没人给我写阿飞X斯坎儿,只能自己动手。
只有七章的小短篇,中心思想大概是影帝土哥。



第一天
  
  这家温泉旅舍是当地最有声名的一家,甚至有人声称“来到这里不体验一下这家旅舍就是白来”,所以斯坎儿忍痛花掉了身上大半的积蓄换来了住在这里的一晚。
  在温泉中放松了行进一天的疲惫身体,并享用了丰盛的海鲜盛宴之后,斯坎儿恍惚间觉得自己似乎来到了天堂。
  可能是为了打消他这种错觉,温泉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男女老少皆有,一片骂声中偶尔夹杂着几声棍棒声音。斯坎儿好奇地穿上浴袍出去看了一眼,却发现遍地杯盘狼藉,仿佛刚刚进行了一场打斗,而老板娘正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大声招呼请来的打手道:“你们继续给我搜!”
  等到打手们都离开之后,斯坎儿才开口问道:“老板娘,发生什么了吗?”
  年逾四十还风韵犹存的老板娘淡淡瞥了他一眼,就马上发挥出了职业笑容安抚他道:“无妨,只是有一个流浪汉闯进来了而已,不会打扰到客人您的,客人您继续享受即可,如果发现了什么可疑人物请来通知我。”
  说着自己的笑容慢慢变得妩媚起来,仿佛在向斯坎儿发出什么诱人的邀请。
  “……”虽然路上表示喜欢自己的脸的人有很多,但是像老板娘这样的倒是第一次见。斯坎儿礼貌的说:“辛苦了,那我先回房了。”
  老板娘脸有点耷拉了下去,但还是保持着完美的微笑目送他离去。
  
  斯坎儿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透过窗缝看到窗外月色朦胧十分动人,难得有了些赏月的性质。他先支起了小桌子,又拿出随身携带的清酒,准备好一切之后,他缓缓推开木窗,正要摄下这绝高的美景,却惊讶的发现窗外的草丛里藏着一个怪人。
  斯坎儿睁大了眼睛:“你——”
  “嘘!”那个带着奇怪橘色漩涡面具的人连忙将手竖到大概是……嘴的位置?之前,小声乞求道,“拜托,不要揭发我,让我在这里呆一晚上就好。”
  他的声音沙哑到吓人,仿佛是声带被从中间截断又被勉强接补上一样。他露在草丛之外的上身只穿着一脸薄薄的衬衣,虽然现在是初夏,但他还是有点抵不住夜晚的凉意,正蹲在墙角瑟瑟发抖。
  “呃……”斯坎儿有点迟疑的说,“你如果冷的话,可以进来。”
  那人没有接受他的好意,反而瑟缩了一下,小声说道:“不……不用了,我在这里就好——阿嚏!”
  “……”他仿佛更害怕了,把自己缩成了更小的一团。
  “你还是进来吧。”斯坎儿无奈的说,“爬窗会吗?我觉得你不要走门比较好。”
  那个人迟疑的抬起头看了看斯坎儿,斯坎儿微笑着的脸在月光下仿佛是透明的一样,那微笑似乎能打动任何人的心,但是却没有给这个人什么特殊的影响。他只是缓慢的站起身,轻轻敲了敲自己麻木的腿,小心翼翼地顺着窗子翻进了屋子。
  进了屋子他也不敢做什么大的举动,只稍微转了转露出来的那只眼珠,观察了一下屋子里的摆设,才吸了吸鼻涕小声道:“谢……谢谢,我……我就在这里就好。”
  “你到底在怕什么?”斯坎儿无奈的问,指了指在榻榻米上的被子,说,“去盖着吧,你不是很冷吗?”
  那人发出了几声意味不明的咕噜声,眼睛紧紧盯着那床被子,问道:“你……你不讨厌我吗?”
  斯坎儿好奇的挑了挑眉:“我为什么要讨厌你?”
  那人似乎在强迫自己用眼睛看着斯坎儿,声音有些颤抖地说:“因为……因为我……大家都很讨厌我……”
  他声音带上了些哭腔:“我没有钱,又穷又脏,不会说话,还……还带着这么奇怪的面具。”他敲了敲自己脸上的面具。
  “……”斯坎儿问,“你叫什么?”
  “阿、阿飞。”
  斯坎儿看着这样的阿飞,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还在外修行的金发弟子。曾经的他也是这样,被几乎所有人讨厌,没有人对他释放出善意,每个月的生活费只够温饱,偶尔只能带着面具上街来避免其他人的殴打……可是他现在不是了。
  斯坎儿想到这,温柔的对阿飞笑着说:“人是会变的,如果努力,你也会得到大家的认可的。”
  阿飞的眼神急速地颤动了一下,喃喃说:“对啊,人是会变的……”
  “对了,”斯坎儿问,“你为什么要带着面具?”
  “……”
  阿飞抬起手摸了摸大概是左眼的位置,说:“我这里毁容了,怕吓到别人。”
  这种时候如果勉强对方摘下面具就是在难为人了,于是斯坎儿很善解人意地没发表任何看法,而是换了个话题:“你怎么会在这里?”
  可能是头一次和别人说这么多的话,阿飞显得有点局促,他紧张的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衣服,小声说:“我……我想回家。”
  “回家?”
  “嗯……”阿飞说,“我是被人带到这里来的。”
  “……拐卖?” 斯坎儿皱了皱眉。
  “啊,没……没关系的!”阿飞连忙摆了摆手,“他们应该只绑过我一个!”
  斯坎儿被阿飞惊慌的动作逗笑了:“我又不会杀人。”
  “嗯……嗯。”阿飞有点不好意思,“我每天要饭的钱只够勉强填饱肚子了,所以没地方住……你看,我这样的,也没什么人愿意给我钱。”
  “……”
  阿飞有点委屈的抱紧了膝盖,把自己的脸埋了进去。
  “……你家在哪?” 斯坎儿问。
  “雨之国……”
  “……”
  不知为什么,斯坎儿看着这个男人难过的样子就感觉心里一软,他几乎没怎么多想就提出了邀请:“那我送你回去吧?”
  “……”阿飞呆呆地抬起头,“……啊?”
  “反正我正好在旅行,顺路去你家看看也好。”斯坎儿微笑道,“考虑一下?”
  “那样当然是……感激不尽……”阿飞还没有缓过神的样子,他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连忙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不不不不不怎么可以麻麻麻麻麻烦你!”
  真可爱啊。
  斯坎儿微笑着摸了摸阿飞的头毛,说:“那就这么定了。”
  在他看不到的面具下面,阿飞看着斯坎儿的微笑,稍稍的红透了脸。
  混蛋卡卡西……这笑容也太犯规了!

TBC.
  

评论(12)

热度(81)

  1. 斑柱一生推凳子批发专卖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