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带卡】七天假期 第二天

送子车上无聊码的。
晕车体质我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差点吐出来……

第二天
  
  感觉到有什么人在轻轻的推着自己,斯坎儿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道:“阿飞早啊……”
  “早……早上好。”阿飞说,“那个,打扰到你对不起……”
  “没事。”斯坎儿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缓缓坐起身。他为自己能睡得这么熟感到不可思议,只身在外却能让一个不认识的人如此接近,是自己太放松了吗?
  阿飞指了指门口:“刚刚有人来敲门,我不敢开门,就、就叫醒你了。”
  “送早饭的吧……”斯坎儿在阿飞好奇的目光里拿起床头放着的眼影,走到洗手间也不关门,洗完脸就开始在自己脸上抹抹画画,“不在这吃了,一会儿咱们就走,在路上吃。”
  “……好。”
  阿飞在背后静静地看着斯坎儿一点点在自己的脸侧画上两道紫色的印记,在他画眼影的时候轻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画呢?”
  “明明长的很好看,为什么要藏起来?”
  斯坎儿愣了一下,问道:“怎么,这样就嫌我丑了?”
  真是个滴水不漏的狡猾家伙,倒是很会转移话题。
  阿飞在心底冷笑一声,没有回答他,于是斯坎儿也什么都没说,任由空气如此沉寂下来。
  不久斯坎儿化完妆之后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他满意地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说道:“走吧。”
  “去……去哪里?”
  “送你回家。”斯坎儿微笑着说。
  
  本以为是平静无波的路程,没想到在还没走到一个小时的时候就出了乱子。
  那是在一条哪里都有的小巷子旁边,突然从路边的狭缝中跳出一个壮硕男子,身上穿着和随处可见的小混混一样的非主流衣服,梳着飞机头,长着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却偏要摆出凶狠的表情冲出来。
  他仿佛无视了看起来比较瘦弱的斯坎儿,直接面对着阿飞挥舞起手中的刀子,大声喊道:“你小子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啊!”
  阿飞全身大幅度的颤了颤,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嘴里还发出了恐惧的呜咽声,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
  斯坎儿皱了皱眉,上前一步挡在阿飞前面,问道:“你是什么人?”
  “啊?”混混不屑地吐了口口水,“和你有关系?怎么你要护着他?”
  斯坎儿转身把阿飞拉起来,说道:“我只是认为这样没有理由伤害人的行为是很过分的罢了。”
  感到阿飞握住他的手颤抖了两下,斯坎儿以为他又想到了过去的事情,连忙安抚一样地拍了拍他的手,却没想到阿飞像被吓到了一样缩了回去。斯坎儿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对混混说:“如果你还要伤害他的话,我也不客气了。”
  “你……他很厉害的!”阿飞连忙抓住他的衣角, “大不了让我被他打一顿,你不用这么……”
  斯坎儿轻易摇了摇头表示无妨,身为一个木叶上忍如果还打不过这样一个普通人就说不过去了。
  混混自然不会忍受这样的挑衅,他哼笑了小声冲斯坎儿招了招手,想给这个狂妄的人一点教训。
  斯坎儿轻轻叹了一口气,将脖子上挂着的相机递给阿飞。他不打算动用任何查克拉,而想单纯用体术和混混相搏,拳拳到肉,但是对方的力道和技巧出乎他的想象——自己的力道在他那里完全得不到任何优势,反而竟有落败的迹象,他技巧方面也不逊色自己多少,而且随着打斗的激烈,竟然还有继续变强的趋势。
  斯坎儿心中暗叫不好,虽然听说过普通人中也有奇异之人能将身体强度锻炼成与忍者不相上下的程度,但那些人向来是可遇不可求的,没想到在这里……
  无可奈何,他只能稍稍动用一些查克拉,终于使对方显露出了败象。
  “你小子不错。”那混混突然看了阿飞一眼,后跳一大步,貌似不甘心地说,“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护着这个废物,但希望你不要后悔。”
  “我不会的。”斯坎儿说。
  对方冷笑一声:“希望如此。”
  混混拾起打斗中不知何时扔掉的刀子和外套,转身离开了,再也没有看阿飞一眼——他现在又像是完全不在意阿飞了一样。
  斯坎儿疑惑地皱了皱眉。
  在两人看不见的拐角,混混摘下了脸上的面具和头上的假发套,从外套中摸出一个钱袋,满意地颠了颠,却突然感觉手中的触感不太正常。他急忙打开钱袋一看,发现里面装的竟全是碎石子。
  “……”
  他手上一用力,捏爆了手中的袋子。
  “阿飞……”他阴沉地低声冷笑道,“敢让我角都给你做白工,这件事可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完事的了。”
  
  另一边,阿飞急忙走到斯坎儿身边,将相机递到他的手里,担心地问:“你没事吧?”
  “……没事。”斯坎儿安抚地笑了笑,“倒是你,你怎么会惹上这么厉害的人的?”
  阿飞瑟缩了一下,似乎不太想说。
  但是很快他就在斯坎儿温和的目光下鼓起勇气来,开口道:“其实惹到他的不是我,是我家的一个哥哥。”
  没有料想到这样的回答,斯坎儿疑惑地“嗯?”了一声。
  “他们每天都能打起来,但是却天天在一起。”阿飞说,“结果他就成天不爽,只能欺负我,真是的。”
  斯坎儿微笑了一下,好奇地问:“跟我说说你家?”
  “我……我家?” 阿飞愣了一下,“我家很无聊的啊。”
  他用手指头戳了戳自己的面具,好像在犹豫说不说,又似乎在组织语言。过了一分钟他才犹豫地说道:“我家有很多人……大哥年纪轻轻就在战争中死了;二哥很厉害,但是身体非常瘦弱,不知道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大姐和二哥一直在一起,虽然管我们很严厉但是很温柔;还有其他人……什么最喜欢娃娃的怪人啦,最喜欢粘土的怪人啦,信奉邪教的怪人啦——哦,这个就是我那个哥哥,视财如命的怪人啦,长的很奇怪的怪人啦,弟控的……不,这个是唯一的正常人吧。 ”
  斯坎儿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怎么净是怪人? ”
  “因为大家都很奇怪啊!”阿飞有些娇嗔地说,“总是不听阿飞说话,也总是吵架,每个人还都很自我主义!”
  “可是你也是喜欢这样的家不是吗?”斯坎儿说。
  “……”
  “不喜欢哦。”阿飞轻声说,“大家都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流浪儿。”
  “只不过除了这里,阿飞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而已。”
  “……”
  斯坎儿尴尬地张了张嘴,简直想抽半分钟之前的自己一个巴掌。
  不过还不等他安慰,阿飞就自己恢复过来了。他朝气地说:“噗噗——!阿飞开玩笑的!”他仿佛在嘲笑卡卡西,“怎么可能有不珍惜身边人的呢,你说对吧,斯坎儿先生?”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