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带卡】七天假期 第三天

第三天
  
  这是他们经过的第四个城市了。
  这个被他们选来落脚的城市是火之国数一数二的弱小城市,交通闭塞,人口稀少,经济落后,极度贫穷。但俗话说赶得早不如赶的巧,这里除了过年之外唯一一个大型节日——四年一度的夜祭,恰好被他们赶上了。
  “只是一个晚上而已,不用太着急吧?”还想继续赶路的阿飞被斯坎儿用这样的理由强行留下了,虽然他现在还一副不大情愿的样子。
  斯坎儿当然不至于好奇这样一个贫穷之地的所谓“大型”庆典,他是有自己的私心的,至于是什么,现在还不好明说。
  反正总归是为了那位同行者。
  “这种庆典有什么好参加的……”直到穿着斯坎儿买的浴衣站在入口之前,阿飞还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阿飞的浴衣和他的面具相得益彰,同样是橘色的漩涡图案。斯坎儿在浴衣店看到这件的时候基本没经过思考就决定是这件了——反正钱是他付的。
  “嘛嘛。”斯坎儿笑道,“就当陪我参加了?”
  “……算了。”阿飞一脸“真是那你没办法。”
  入口处做了好久背景板的售票阿姨:“两位,付钱好吗?”
  斯坎儿脸带歉意的笑了笑,付了两人份的钱,拉着阿飞的袖子向会场走去。
  “你以前参加过庆典吗?”斯坎儿问。
  阿飞虽然很不开心的样子,但是进入会场之后却被路两侧的五花八门的小游戏和食品吸引了视线——他以前当然没来过,他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没有逃离过战争的魔爪,哪里有时间考虑这些娱乐的事情?
  但是他不得不回答:“当然啊,你难道没参加过?”
  “我也参加过。”斯坎儿说,“但是感觉没有现在开心啊。”
  “……为什么?”
  斯坎儿拉着他去旁边捞金鱼的地方,向主人家买了一个网,轻轻松松捞了两条金鱼之后,微笑着说:“当时是自己一个人嘛,就算游戏赢了也没什么好开心的。”他把那条雪白的金鱼递给阿飞, “现在不一样了。”
  “……”
  阿飞没有伸手接过金鱼。
  “你别给我。”阿飞说,“它在我这里,迟早是会死的。”
  斯坎儿拉过阿飞的手,强迫阿飞把拳头打开,将金鱼袋子挂在他的手指头上,说道:“可能是这样。”他微笑着看看手中橘底黑纹的小金鱼,“可只要你爱它,它大概死了也愿意吧。”
  阿飞的手指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正想敷衍两句从这种奇怪的氛围中脱离出来,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声。
  得救了!
  一个尖利的女声大叫道:“抓住他——!小偷啊——!”
  而那声音附近的人群被突来的扰乱者冲的七零八乱,混乱的人群似乎完全阻挡不了小偷迅疾的脚步——那绝对是经过训练的步伐,而普通人是绝不可能跟上他的——于是阿飞侧头问斯坎儿:“你要去帮忙吗?”
  “不用了。”斯坎儿指了指人群,“已经解决了。”
  阿飞疑惑一样的挠了挠面具,待他再回过头时,就见小偷乖巧的躺在地上,身边蹲着两个衣着干练的男人。那两个男人正从小偷身上搜出盗窃的物品。
  神月出云和钢子铁……吗。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见木叶忍者。
  真是阴魂不散。
  察觉到身边人的心情突然变差,同时也为了不让同事看到自己,斯坎儿拍了拍阿飞的肩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为了打破两人之间的寂静,斯坎儿先开了口:“是忍者啊。”
  “……嗯。”
  “你怎么了?”
  阿飞声调稍微变高,似乎毫不在意地笑道:“没,想起了点以前的事。”
  “嗯……”斯坎儿微笑道,“说给我听听?”
  “……”
  “我在成为流浪者之前是住在忍村里的……”
  不,等等,我怎么就开始说了!?
  明明装作没事不就是为了换个话题吗!?
  阿飞对自己的行为十分痛恨,但是再看看斯坎儿的笑脸,又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于是他干脆破罐子破摔继续说下去。
  “啊,是很小的忍村,你不用太在意。
  “虽然我住在忍村,但我没有查克拉,只是个普通人。可是那个词怎么用来着……阴差阳错?总之我最好的朋友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天才忍者,我喜欢的人也是忍者。
  “有时候和他们在一起,会因为自己跟不上他们的步伐非常难过,但我也从来没想过放弃。”
  斯坎儿问:“那你是怎么成为流浪者的?”
  “他们都死了,我家也被人毁了。”阿飞说,他脑中渐渐想起曾经的往事,声音不由得低沉了下来,“我本来想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要一直和他们在一起的,就算我死,也要保护他们,虽然我很没用……”
  “……”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阿飞声音冰冷地说道:“你觉得我很可怜吗? ”
  出乎意料的,斯坎儿说:“不。”
  “嗯?”
  “因为,你现在可以说出来,不就代表你已经可以放下了吗? ”斯坎儿说,“发生了痛苦的事情,人当然会有痛苦和懊恼的情绪。但是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人就能继续前行;但是被感情束缚一生的人,就很可怜了吧。”
  “走出来?怎么可能。”阿飞嘲笑了一声,“只是学会做梦了而已。”
  “梦?”
  “嗯。”阿飞面具下的目光变得温柔了许多,“那是一个他们都还活着的世界。”
  月读世界。没有人受伤,没有人死亡;每天都阳光普照,农民会有好收成,商人会财源滚滚;每个人都能完成梦想,儿女绕膝,幸福一生。
  他仿佛在问斯坎儿:你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吗?
  可斯坎儿不为所动。从他幼年失恃失怙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他如果想要活下去,意志不坚定是万万不行的。
  ——他的理智完全凌驾于感性之上。而能让他的理智泯灭的人,已经不存活于人世了。
  斯坎儿轻轻叹息:“可已死之人无需回顾,梦也终究是会醒的。 ”
  阿飞低声笑了笑,似乎蛊惑一般的说道:“如果真的可以进入这样的梦,你也要拒绝吗? ”
  “嗯。 ”
  斯坎儿声音颤抖却坚定的回答:“就算我痛苦一辈子,我也不想拥有那种虚假的生活。 ”
  阿飞在面具下面的脸扭曲了起来。
  虚假……哈哈,到底哪里是虚假的呢?
  你就是个赝品啊,卡卡西。
  我恨你。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