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整蛊》系列联动戏内剧《和平鸽赞歌》

我就是爱写这么抽象的东西

虽然没人爱看





1
  伊太刀面对着细水的尸体陷入了哭泣。
  这两个人,他们的梦想才刚刚起航,但一个人已经提前踏上了归程,另一位年轻人,正要进行抉择。
  是选择在原地苟且偷生,还是选择继续前行?
  他不甘心停留,但前行的道路,又如此黑暗。

  
2
  村子里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如此明亮的月亮了。
  一轮亮黄色的圆月轻轻巧巧地挂在天际,仿佛是一双看透世间悲欢的眼睛,在看着这位未足二七的小少年在泥潭中匍匐爬行,最后终于抓到了自己那根救命索,却对着锁链的那边说出了他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话,硬生生地将自己唯一的亲人赶离原地。
  他对他弟弟说:来恨我吧。
  可他是在说:对不起,我爱你。
  他对他弟弟说:仇恨吧!陷入仇恨,然后等你有朝一日拥有和我一样的眼睛的时候,再来找我复仇。
  可他是在说:对不起,杀了我吧。
  他在这根救命索面前或许永远都不能说出真话了,他只能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叫喊着自己的愧疚、痛苦与自己的爱。
  他像是被塞住了口,蒙住了眼,被黑暗拖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可他自身的光芒还没有泯灭。
  但那月亮像是已经预知到了他悲剧的终焉,为他默默地流下了血泪。

  
3
  黑暗、阴沉、闷热。
  这是他所在组织的山洞。
  所有人都是亡命之徒,并没有几个人有明确目标,大多数人只是为了好玩——或者是单纯为了满足杀人的欲望,而聚集在了这里。
  可是他们很强,每个人都强到逆天。
  既然有如此力量,就要承担起相应的后果。

  
4
  他逐渐学会了怎么杀害本不应该死的人。
  在家乡的时候,他也会去杀人,但那都是有着明确理由的。可能为了政治、可能为了利益——哪怕是只能维持短暂的和平,他也什么都愿意做。
  但是这里不同。
  有人挡住了自己的道路?幼时会微笑让开的他低声说:“杀。”
  有人对自己大放厥词?幼时会用事实反驳的他低声说:“杀。”
  有人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幼时会好声劝阻的他低声说:“杀。 ”
  都杀掉吧。
  他的心逐渐被鲜血侵蚀,再也不复清澈。

  
5
  终于他来到了自己的终焉。
  他的救命索站在他面前,用手中的剑指着他,满眼仇恨地道:“伊太刀,我见到了你的死状。”
  他的救命索终于也要放开他了。
  细水,我可以解放了。
  他们幻术相博,刀刃相接,拳拳相撞,命命相抵。
  最终他终于微笑着说出了他的真心话:“原谅我,佐助。”
  他怀念他们唇齿相依的那些日子,可是永远回不去了。

  
6
   再次重见天日的时候,哪怕是长于幻术的他,也有一种时空错换的违和感。
  他搀扶着那个为了自己的梦想苟活一生的可怜人,越过重重山脉,踏过条条河流,来到了他的第一位来访者之前。
  他微笑着对同伴说:“交给我吧。”
  他又对那位金发的少年说:“交给你了。”
  在几句话间完成了一项使命的托付。
  封印了同伴之后,然后他又独自一人上路,本以为无聊的旅途,没想到却看到了自己的救命索锲而不舍的追着自己。
  他心中窃喜的停下了脚步,和弟弟完成了生命中的最后一次交流。
  最后他轻轻将额头靠在对方的额头之上,呢喃道:
  “我永远深爱着你。”

END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