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微带卡】未亡人

合情发刀。
太太们都去沉迷阴阳师了,像我这样的人已经很少了。
有佐樱成分,慎入。







  “老师先自我介绍一下嘛!”
  他轻轻倚在身后的栏杆上:“我的名字是旗木卡卡西,喜欢和讨厌的东西有很多,至于将来的梦想……”
  

  

  耀眼的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照射在立于最高点的那位青年的金发上。
  可阳光比不上他金发的一丝闪耀,清风也胜不过他对人的任何温柔;暴风雨会在他永不熄灭的精神前退缩,天崩地裂也会为他的勇气所折服;水仙花会停止对自己美貌的赞叹,对路过的他露出崇拜之情,白杨也会收起自己高傲的脊梁,对远处的他深深鞠躬。
  他是这世间最闪耀的一颗星。
  漩涡鸣人,今天,此刻,就要成为第七代火影了。
  他觉得就算将从小到大拥有过和正在拥有的所有开心都表现在脸上,也表现不出他喜悦的万分之一。
  他从他最亲近的人之一——他的老师手中,接过代表火影传承的那顶斗笠,随着兴奋充斥了他的胸膛,他高高地举起了它,举过头顶,甚至要举到天上去,他想要全天下的人,要在村外的他的挚友,和他一同度过这最美好的一刻!
   鸣人一蹬地,飞跃到了火红的栏杆上。他戴上斗笠大喊:“我成为火影啦——!”
  所有人都在为他们的英雄鼓掌。
  他们的英雄,鸣人,七年前就得到了他们所有人的认可,今天,他终于得到他应该得到的了!
  喧闹声震天响,有人偷偷放起了烟花,即使被暗部拖走也还是一脸傻笑;有人开心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疯狂地绕着村子跑圈,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他的行列。
  在这样红火热闹的时候,有一个人显得太过安静。
  英雄的老师问他:“鸣人,你开心吗?”
  “开心啊!”鸣人头都没回,不假思索地说,“超越火影,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这不就是我的梦想吗!”
  这是他童稚时期许下的梦想。那时他还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但依旧乐观地推着自己的护额,在他老师的面前说出了自己的梦想。
  “那就好。”
  于是他的老师开心地笑了。
  

  

  今天的木叶医院,有什么和往常不一样。
  清晨五点,保洁工从橱柜里拿出消毒水喷洒;早上七点,前台人员进行了人员交接;上午十点,有新接到来医院实习任务的忍者前来报道;终于十二点,医生开始照顾病人们吃饭……
  可她们的院长呢?
  医疗忍者们面面相觑。
  但是院长的身份实在不容得她们置喙——两位火影的同班女忍;当世最强的医疗忍者;还有那一身的怪力……算了,就算院长自己偷懒,她们也不能怎么样不是?
   于是忍者们无奈地一笑,继续去干她们的工作了。
  
  院长大人春野樱很罕见地还躺在被子里。
  不,不是感冒——自从四战的时候她使用了百豪之术,她就再也没有体会过身体不好的滋味了——而是她昨天晚上接到了一个实在令人惊讶又惊喜的消息,导致她兴奋到早上六点才勉强睡着。
  可是在睡梦中她也没有安宁,她脸上不时泛起傻笑和红晕,甚至有时候手舞足蹈起来。这种诡异的状况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她才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她摸摸自己的脸,又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捂着脸疼得说不出话来,却又连忙下地从床头柜中摸出了一个厚重的包裹,如视珍宝地捧在自己的手里。
  她把脸紧紧地埋在里面,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
  小樱缓缓打开了包裹,里面还是一层布——她整整扒开了十三层,才用颤抖的手从里面拿出一张一丝皱褶都没有的纸。
  那是某个在村外的旅客托他老师带回来的一封信,内容是:“要和我结婚吗?”
  当时他们的老师微笑地站在唯一的女弟子面前,等着她擦干自己的眼泪,然后用委屈的口吻问道:“老师,你没有骗我吧?”
  “怎么会呢。”他们的老师比她还委屈,“你们能结婚,我肯定比谁都开心啊。”
  于是她绽放了自己从来只在那位男子面前出现的少女的笑脸,用她出生以来最坚定的音调说道:“我愿意。”
  那也是在她的童稚时,她还是一个恋爱比修行重要的女孩子时,在她的老师的面前,羞涩地捂起脸,说梦想是当那位少年的新娘。
  “恭喜啦。”
  她的老师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一道雪白的身影从森林间闪过,极速扑向某棵树的阴影处,脸上胜利的微笑还未完全绽放,就感到一股刺痛穿过了自己的腹部。
  他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去,只见一把光亮的剑已经直直地从他身体里透过,却没有沾染一滴血。
  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从阴影处走出来,毫不犹豫地拔出那把剑,看都没看那个可怜的男人一眼,就转身离去。可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静静地注意着森林里刚刚一瞬间出现过的呼吸声。
  他不动,对方也不动,两人这样僵持着。
  可他确信这将是自己的胜利——自己无需做任何掩饰,而且,这世上,除了他的友人,还有什么人是可以对他的生命产生威胁的?
  可他友人那个大白痴,这辈子都不敢对他做什么过分的事。
  果然过了不久,藏匿着的人突然发出一声长叹,从他面前的树上跳了下来:“算我输了,真是,佐助越来越不好玩了。”
  宇智波佐助难得地睁大了眼睛:“卡卡西?”
  “你来干什么?”他皱眉问他的老师。
  他的老师露出了点失落的表情——意思大约是,弟子对自己还是如此不尊敬——然后又自嘲的笑了笑,不知鸣人羡慕过多少次自己和佐助亲近呢。佐助因为带土的原因,确实对他多加照顾,不过,真希望有时候不要把他当傻子……
  宇智波佐助疑惑地看着他的老师从披风的内衬里掏了很久,又恍然大悟状去掏自己的忍具包,最后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递给他,无奈的捂着额头——就他这离开村子旅行之后越来越丢三落四的性格,自己怎么能不把他当小孩照顾?
  他展开了自己手中大约能被称为“信”的东西,上面似乎是人用自己的血写出来的字迹,但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悲伤。
  “我们的孩子出生了,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叫莎良娜,佐助君,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吧。爱你的樱。”
  上面这么写道。
  宇智波佐助过了好久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屏息,连忙大喘气了两口,勇敢的直迎着他老师戏谑的眼光。
  “开心吗,佐助?”他的老师问道。
  “还行吧。”他这么说着,却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嘴角。
  那也是他的童年,他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即将开始的时候。他还满怀仇恨,眼神深邃,低声说要杀了某个男人和复兴一族。
  如今世事变迁,无论结果是好是坏,他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那就好。”
  他的老师微笑了一下,继续踏上了自己的旅途。
  

  

  旗木卡卡西的一生相当的波澜壮阔。
  五岁之前,他深爱他和蔼的父亲,心中怀抱着对村子和同伴的爱,对每天都充满希望。
  他的第一个梦想是:赶紧长大变强,保护同伴和父亲。
  然后他的父亲死去了,死在了他最爱的同伴们的手里。
  十二岁之前他活的浑浑噩噩,不知自己身处何处,只知道自己有个不知算不算目标的目标:做一个合格的忍者,任务第一,不要重蹈父亲的覆辙。
  然后他的挚友用生命告诉他:你这样不对,你要保护好琳,还要保护你的同伴。
  好。
  于是接下来一年他的梦想就是:保护好琳,保护好同伴。
  然后琳也死了。
  最后,当他哭着在他老师的坟墓之前跪下的时候,他总算明白了:不要什么目标了,让我早点死去,和他们在一起就好。
  可他无法在自己可爱的弟子面前说出这样消极的话,尤其其中一个是他老师的儿子,另一个是挚友的同族。
  他悄悄怀抱着自己的梦想,等待着不知何时的死亡。
  直到他的挚友再次挡在他的身前,微笑着对他说:好好活下去,来的晚一些。然后用鼓励的眼光看着他,说:我要你当火影,卡卡西。
  ……好。
  当火影。
  活下去。
  带土,满意了吗?
  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不好了,战争带给他身体的损伤是巨大的,精神的折磨更是痛苦,他无可避免的进入了衰老期。他有时会控制不住的精神恍惚,记忆力每日都在下降。然后他渐渐地会忘记自己随身携带了什么东西,自己经历过什么事,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家在哪里。
  他很痛苦。于是他在三个弟子的梦想都完成了之后,满足地永远飘荡在了村子之外。
  直到他遗忘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少年的时候,“旗木卡卡西”终于死去了。
  他的精神已经一无所有,只有一具属于天地的身体在世间游荡。
  

Fin.

ps:是的,就是老年痴呆症。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