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阴阳寮 01

阴阳师中毒无法自拔。
全是狗血。





  “啊,好饿啊……”
  一个金发少年躺在楼顶上,懒洋洋地翘着脚,随手抽过旁边砖缝里的一根野草叼在了嘴里,嚼了几口又苦着脸吐了出来。
  他一把抱过趴在身边的一只火红的小狐狸,把脸埋了进去,委屈道:“我好饿啊九喇嘛……”
  小狐狸暴力地用九条尾巴从四面八方同时呼在了少年的脑袋上,在对方的呼痛声中冷笑道:“怎么,你还想吃了我不成?”
  若是叫常人见了这景象,保准会目瞪口呆才是。现在是堂堂法制社会,不搞封建社会那一套也没有几个公民信奉神灵,可却有人大大咧咧的就这样把这奇葩的动物放出来,也不怕被群殴至死?
  可也能想到常人无法见到,毕竟,这少年是属于正常社会边缘的一位人物。
  阴阳师。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阴阳师。
  
  阴阳师自古以来已经传承几千年,最早的起源早已无从知晓,现在的形势也与过去大为不同。四道之中的“历道”与“漏刻道”早已式微,“天文道”也是只存在于谣言当中的历史,只有“阴阳道”还存在,但也只剩下个名头,内里已经完全不同了。
  阴阳师的活动范围是全世界,但像国家一样,总要有个控制中心,阴阳师的控制中心即为“阴阳寮”,是一个附属于国家的组织。而波风鸣人——这位少年的名字——的父亲就是阴阳寮的长官“阴阳头”的第四位担任者,波风水门。
  可说起鸣人的不一般,却不是因为他的父亲,而是因为他本人——由于他本人不一般的笨。
  学不会任何咒术、几乎画不了任何符咒(除了正常阴阳师三岁就会画的几个)、甚至只能收一位式神——他和蔼的父亲有时候都会疑惑,自己是怎么生出如此傻的孩子的?
  鸣人想到这也只能无奈的叹口气,温柔地摸着九喇嘛柔软的毛,幸好,他的这位式神一直没有离开他;也幸好,他的式神是超乎一切的强大。
  “我们去找点吃的。”他撑着地一跃而起,“我记得楼下有一家……”
  他边说着边推开了天台的门,却和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对上了。
  异变就是在此时发生的。
  被鸣人放在肩头的九喇嘛突然极速扑向了门对面的那个人,在他和鸣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一口吞下了少年手里小巧的占星盘。
  对面那个人反应非常迅速,他迅速从腰间掏出一张火红色的符纸,手指挥动,便贴在了九喇嘛的头顶,然后单手拉过九喇嘛的尾巴把它甩了出去。
  这下鸣人总算缓过神来了,有人要伤害九喇嘛!这怎么可以?他连忙抱紧了九喇嘛,退后三步,警惕地问道:“你是谁?”
  “……”
  “这我倒要问你,为何你让你的式神吃掉我的星盘?”对方冷冷的问。
  这短暂的时间总算够鸣人看清他的脸,这是一个锋芒毕露的少年,和他差不多年岁,一头黑发乱乱地翘着,眼睛也是漆黑,但却像黑宝石一样透着光芒,他的眉头紧紧皱着,正死死地盯着他怀里的九喇嘛。
  妈妈,他真帅……鸣人在心中呐喊。
  他下意识将九喇嘛勒得再紧一点,却得到了它爱的抚慰。他痛苦的摸着脸上被九喇嘛挠出来的伤口,还得低声下气地给人道歉:“对不起啦我说,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愣了一下才低头问九喇嘛,“对哦,九喇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低着头的鸣人没有发现少年脸上一瞬间出现的惨不忍睹的神色,和对九喇嘛投去的同情的眼光。
  可是九喇嘛接收到了信号,他堂堂上古神兽九尾竟然被同情了?都怪波风鸣人这个大白痴!它高傲地冷哼了一声:“我乐意。”九喇嘛狠狠地瞪了回去,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妈的那星盘真难吃,果然修天文道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哎呀……”鸣人苦着脸说,“对不起啊我说,它可能是饿了……”
  “饿了就吃饭。”少年冷漠。
  鸣人转了转眼珠,露出了一点谄媚的神色看着少年,说:“那啥,我们没钱了,能请我们吃顿饭吗?吃完饭就让九喇嘛给你吐出来。”
  少年:“你的意思是我还得花钱把我的占星盘买回来?”
  被少年这么一说鸣人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他换了个说辞:“不,就像自动贩卖机你懂吗?不触发点东西,货品是不能从下面出来的。”
  “……”
  “而且我其实不想还你啊我说。”鸣人没注意到一人一狐“妈的智障”的表情,还在自说自话,“你为什么要修天文道呢我说?天文……痛!”
  鸣人低头一看,好的完美,胳膊上出现了和脸上相同的伤口,他愤怒的看向九喇嘛,老子是在解决你的麻烦啊我说!
  “够了。”少年突然冷冷的说。
  他从见到鸣人开始就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他和鸣人多年未见,也从来没有想象过还有再能相见的一天。可刚刚那一个照面他就能从鸣人的眼睛中看出来:“我不认识你。”
  这是什么老套的失忆路线?
  是不是接下来还要说只忘了我的事情?
  不过他戳人痛处的能力倒是一戳一个准。少年冷笑一声,生长在木叶的无忧无虑的阴阳师,大概已经忘了曾经天文道给他们带来的无限好处了吧?只因一个来路不明的谣言,就彻底禁止天文道,断了宇智波的后路,还要继续污蔑天文道!
  可他只有天文道了,父亲阻止,母亲不愿,他也必须要学习天文道。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的说:“我知道你可以控制式神体内的查克拉。你现在把我的星盘用查克拉取出来,我给你钱吃饭,然后天涯不见。”
  不知道哪里惹怒了这位少年,鸣人委屈地拍拍九喇嘛的头示意它别介意,然后缓缓操控查克拉进入九喇嘛的体内,和九喇嘛的查克拉融为一体……
  然后渐渐的感受到了一股久违的力量。
  那是少年的星盘,他能感觉到。他边努力维持着查克拉的稳定性,边感受着星盘上残留的疑似自己的力量——就在星盘离开九喇嘛身体的一刹那,他感觉所有的残存的力量都回到了自己体内,撞开了他脑海里久久被封存的一块区域。
  “宇智波……佐助?”鸣人转头愣愣的说,“我……是不是见过你?”

TBC.

携手同心id廿一一欢迎同伴!加好友之前求私信id!

评论(1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