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阴阳寮 02

全是胡扯!全是胡扯!全是胡扯!重说三。





  佐助本来故作冷淡的神情不由得出现一丝波动,他手指颤了颤,平静道:“没有。”
  可被村子里的人称作“意外性NO.1阴阳师”的鸣人如果就这么简单信了他的话,估计就要被人以为是脑子进了水。鸣人目光深沉地看了佐助的脸很久很久,久到佐助不自然地将脸撇过去,才放松地笑道:“是吗。”
  然后他轻轻拍了拍九喇嘛的脖颈,九喇嘛会意地将占星盘拱到他的手边。鸣人轻轻捡起地上的星盘,本想直接递过去,却又半路改了主意。他轻轻地转了转眼珠,将星盘放到身后,问佐助:“这样吧,不用你给我们钱了,告诉我你来这里干什么怎么样?”
  佐助皱了皱眉:“这和你没关系吧?”
  “这不是普通的占星盘吧。”鸣人语气肯定的说,“材质不是一般占星盘的桃木,而且南方朱雀七宿还有不同程度的磨损,只有鬼宿和星宿是完好的。如果我没猜错,这是用来寻找灵魂的占星盘?”
  “……”
  “玄武七宿中的虚宿灵力十分强大啊……对方也是主修天文道的阴阳师?”
  佐助心情相当复杂,他瞥了一眼扭头不看他的九喇嘛,嗓音干涩地问道:“没想到你对这些还有研究?”
  鸣人轻笑了一声:“你以为我存了多少记忆在这里?”
  “……”
  佐助心里有些不详的预感,如果鸣人真的这么信任他,将关于他的所有记忆都存放在了他家祖传的星盘里,而他现在全部取回去了的话,情况对他可谓是相当不利。不提鸣人,单说一个九喇嘛,如果真打起来,就不可能放他活着离开。
  佐助偷偷瞥了一眼大门,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可鸣人又笑了一声:“骗你的,其实我没想起来多少。”
  出现在他记忆里的,只有和他一个瀑布相隔的这个少年,与他互相咆哮,互相撕打,以命相博;还有他当时疼痛难忍的一颗心。
  那回忆中这句话一直充满了他的胸膛:你为什么要走?你为什么要离开?你为什么如此执迷不悟!
  鸣人把自己心中涌起来的无数痛苦与心疼的情绪都压下去,故作轻松道:“不论你和我什么关系,可既然你要寻找人的灵魂,我就不能放任不管。”
  “你以为你是谁?”佐助冷笑一声。
  “凭我是宇智波和木叶之间的和平大使。”鸣人笑嘻嘻地上前一步搂住佐助的肩膀,“你找人的时候,我可不会离开啊我说。”
  
  当佐助一脸严肃的站在天台的栅栏边的时候,他心里的活动还是很丰富的。
  ——这绝对不是对他心软了什么的!只不过看在……看在宇智波的面子上!
  虽然出于不知名原因导致自己对天文道的知识非常娴熟,但是还是头一次见人占星的鸣人一直好奇的看着佐助。当发现佐助一直手捧占星盘不说话静立在栏杆边的时候,鸣人不耐烦地拍了拍地面,催促道:“快点啦我说!”
  佐助没有理会他,他一心沉浸在天文道的世界中。
  这是一条没有方向的道路——你所能凭借的,只有与生俱来的天赋,与被磨练的直觉。占星,没有方法可言,你只要闭上眼,站在天空下,手里捧着与天空交流的道器,你就从上天得到启示,然后如何看待,如何解读,就是一个天道阴阳师所需要锻炼之处了。
  宇智波一族是天文道最强的一个种族。他们一族有一样特殊能力,即为写轮眼,传言开启之人可看透三界,不受外界所扰。可这样一个种族,却在十年前险些落入式微的危机之中。
  原因就是他正在寻找的这个人,他的哥哥,宇智波鼬。
  每一位被上天所认同的占星师都会得到属于自己的星宿,在被认同的那一刻,这颗星宿的真实样貌就会被刻在肩头。而宇智波鼬,是宇智波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在阴阳道和天文道都走到了巅峰的天才阴阳师。他所拥有的星宿,是天空中最明亮的那一颗——“北极星”。
  可这样的一个实力高强还温柔善良的阴阳师,却在他十三岁那年失踪了。在一次日常的占星之后,莫名其妙地从这个空间中消失了,遗留下来的东西,就是一切的源头——一只身体里存留有他的灵魂碎片的式神。
  然后一个流言就蔓延开了:修行天文道的人总有一天会将灵魂奉献给自己的式神。
  从此天文道被阴阳师界禁止,宇智波实力大减,再也不复当年。
  佐助也从此失去了他最为亲近的人。
  他的父亲放弃了寻找,然后他的母亲也放弃了,他很愤怒,但是他永远不会放弃。他相信这世界上再没有比哥哥更疼爱自己关心自己的人了,也没有比自己更喜欢哥哥的人了,如果哥哥还活着,他一定在哪里孤单地一个人吧,他一定想见到自己吧。所以……所以,要把他找回来,一定要。
  但是当时年仅八岁的佐助茫然无措,世界这么大,可他连木叶都没出过,他要怎么去寻找自己的哥哥?
  于是他只能拼命的修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等待着虚无缥缈的未来。而终于有一天,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句送来了希望的话:“我当初,是用天文道找回了我最喜欢的人的。”
  佐助欣喜地回到了家,终于对父母露出了笑脸,说:“我要学习天文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之后就是他叛离宗族,叛离家长,与好友决裂,投奔远在他乡的唯一天文道博士的故事了。
  
  终于眼前出现了点点亮光,仿佛是星星从天空中坠落,又好像是佐助自己飞到了星星之间,他被星星包围,眼花缭乱。突然远处被一颗重重包围的星星放出了耀眼的光亮,简直要晃瞎人的眼睛。佐助连忙睁开眼睛,避开那不可直视的光辉。
  “怎么了?”鸣人问道。
  佐助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努力回想刚刚出现的星宿是存在于哪片天空——可是直到十分钟之后,他才终于灵光一闪,得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不可能。佐助痛苦的想。怎么可能和他有关?
  “帝星”紫微星,最高贵的星宿。
  宇智波止水的寄宿星。

TBC.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