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卡卡西生贺&中秋节贺文】岁月静好

卡卡西妈妈的名字是这么来的:sukumo的cp→sasuke的su和naruto的na,kushina的ku和minato的mi,momochi的mo和haku的ku,namiku=波久,我有病
假装火影世界有中秋节。时间是在神无毗之后。






  卡卡西似乎听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微弱的呼唤他的声音,微弱却坚韧,像呼唤自己最亲爱的情人一样的温柔而坚持。
  他试探性地动了一下眼皮,立刻听到那温柔的声音带上了惊喜:“卡卡西,你醒了!”
  他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满头银发的中年美妇,眼角下垂,显得柔顺而温柔,鼻梁高挺,樱唇饱满,周身气质和善可亲,简直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貌动人。
  “卡卡西,”那位美妇温柔地俯下身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
  卡卡西艰涩地动了动嘴唇,吞咽下一口唾液,不可置信地问道:“……妈妈?”
  仔细看来,那位美妇的确和卡卡西眉眼间有些相似,只是太过柔和了些,以至于一眼无法辨别。美妇——卡卡西的母亲,旗木波久温柔地问道:“妈妈怎么了?”
  “不,没什么……”卡卡西从床上坐起来,环目四周,目测自己是在一家医院里,他不禁问道,“我怎么了吗?”
  到这事,波久终于撤下了自己温柔的表情,她换上了略微严肃的神色,叹了口气:“卡卡西,水门明明不让你去接带土,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呢?”
  “……”卡卡西喃喃道,“水门……?带……带土……?”
  “现在好了,受重伤进医院了。”波久轻轻弹了一下卡卡西的脑袋,“你想没想过我和你爸爸的感受啊!”
  “我……”
  “卡卡西!”
  病房的门被咣的一声暴力推开,一个白色的人影飞扑到卡卡西的床边,飞速检查他身体的各项机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吗?眼睛有排斥吗?记忆有没有紊乱?”她边说着,边扒开卡卡西的眼皮努力检查着。
  卡卡西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又崩塌了一点:“琳……?”
  “嗯?怎么了?”穿着一身白色护士服的琳边检查着他的内脏边问。
  “……”卡卡西说,“不,没什么。”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急之下抓着琳的手问:“带土怎么了?”
  琳愣了一会儿,红晕逐渐布满了她的脸颊,她支支吾吾地什么都说不清楚,最后还是波久来给她解了围:“好了卡卡西,你别抓着人家女孩子的手了。带土没什么事,只是还在宇智波面壁思过呢。”
  “带土为什么要面壁思过?”
  “还不是因为你。”琳终于缓了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带着点不好意思道,“他坚持给你眼睛,然后被富岳叔叔抓走了,说他不懂得珍惜。”
  卡卡西这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一件事:自己的身体似乎刚刚十二岁。
  对了……卡卡西放松地呼了一口气,翻身下床,向门口走去。
  “你去哪里?”琳在身后问道。
  “去找带土。”
  
  宇智波带土在南贺川神社的地下石碑面前面壁思过,可他没有任何反省的打算,反而非常委屈,为什么就不能给卡卡西眼睛了?他眼睛瞎了,不给他他以后怎么办?
  我就是没有错!
  而且今天还是卡卡西的生日……
  带土相当烦躁,但他还不敢有什么逾矩。因为挺着大肚子的族长夫人正在他身后温柔地盯着他,他可是个好孩子,才不会做什么惹怒孕妇的事呢!
  “带土。”美琴淡淡地问道,“你知道错了吗?”
  带土咬了咬嘴唇,终究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我不觉得我错!”
  “……是吗。”美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微微笑了一下,说道,“你是不是在觉得,自己的行为是正确的,帮助朋友当然应该付出一切?”
  “没错!”
  “你还在想,自己没了一个写轮眼也没关系,可是卡卡西缺了眼睛就不行?”
  “……对。”
  “你想的没错,所以我们惩罚你的并不是这里。”美琴走过来摸摸带土的头,“而是,你想没想过,在那种地方做紧急手术,被敌人袭击的可能性有多大?就算没有,感染的可能性呢?”
  “……可是——”
  “不,并不是可能性。”美琴无情地打断了他,“你们确实遇到了袭击对吧,敌人回来炸毁了山洞,如果不是水门及时赶到你们恐怕都死在里面了。”
  “……”
  带土无话可说了,确实,两人当时都在反对,但是因为自己的坚持,却差点导致了三人的死亡。
  果然自己……是做错了吗?
  “带土没错。”
  随着这句突然出现的声音一同现身的是卡卡西,他从台阶上走下,步子不急不缓,一直走到带土面前,拉起处于怔愣之中的带土:“美琴阿姨,打扰了,富岳叔叔让我进来了。”
  本来就没对卡卡西抱有戒心的美琴:“你为什么说带土没错呢?”
  “你怎么来了!”带土躲在卡卡西身后小声抱怨,“你身体还没好吧!”
  “没事的。”卡卡西微笑着安慰带土,“我觉得带土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担心我,他也对我和琳的能力非常有信心,也相信水门老师会及时赶到。相信同伴,有什么错误呢?”
  带土呆呆地看着卡卡西,他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美琴说:“可你们确实因此陷入了危机。”
  “没有。”卡卡西摇摇头,“如果水门老师那时候不来,我们也可以解决危机。一只眼睛对我的行动没有太大影响,琳当时的体力也没有多少消耗,带土更是完好,而对方只是两个中忍,手中的炸弹凭借带土的写轮眼也可以成功解决,我们并不会陷入危机。”
  美琴默默为卡卡西的冷静赞叹,可带土却感到不满:“什么叫我更是完好啊!”
  “所以,我们可以离开了吗?”卡卡西说。
  美琴无奈的笑了笑,挥挥手示意他们快走。
  “对了。”经过美琴身边的时候,卡卡西问道,“鼬快要出生了吗?”
  美琴疑惑道:“如果是男孩子的话确实叫鼬,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富岳叔叔告诉我的。”
  卡卡西微笑着带着带土离开了。
  
  琳在外面等着他们,见到他们出去开心的招了招手:“卡卡西!带土!”
  带土惊的左脚绊右脚脸朝下摔倒在地,挣扎着流着鼻血抬起头,傻笑道:“琳你真可爱……”
  卡卡西:“……”
  琳:“谢谢啦带土,你快起来我给你擦擦。”
  带土连忙爬起来自己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灰尘和血迹,却把自己的脸抹的更脏了,琳刚想用手帕帮他,却见卡卡西在她之前拿出随身携带的粗布糊在了带土的脸上,一边细致地擦一边不耐烦地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废啊。”
  带土被他弄得口齿不清地嘟囔:“唔你坑点……”
  琳:眼睛有点痛啊?
  琳突然想起了什么,左手握拳打在右手手心说道:“对了,今天晚上有中秋节庆典哦,一起去吧?”
  “噢噢噢!”带土马上满血复活,“可以啊,叫上叔叔阿姨和老师师母一起去!”
  卡卡西:“我就不了……”
  带土勒住卡卡西的脖子恶狠狠道:“你敢不去?!本大爷作为你的恩人命令你去!”
  琳也来劝他:“对啊卡卡西,一起去嘛,今天还是你的生日哦?”
  “……”
  这是带土给他的第二次人生。
  他在临死之前动用了全部力量,将他从那个悲惨的世界带走,让他在这里再一次生活,在一个和平美好的世界。
  这里有带土,有琳,有水门老师,有玖辛奈师母,还有……爸爸妈妈。
  我很感谢你,带土。
  卡卡西微笑着说:“那好吧,我回去叫爸爸妈妈。”
  带土和琳马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正要和他说些什么,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惊呼声,不久一个人影背着另一个人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
  “哇!”带土被吓了一大跳,“那是富岳叔叔和美琴阿姨吗?美琴阿姨要生了?!”
  卡卡西:“嗯,大概是吧……”
  带土疑惑的问道:“说起来,你怎么会知道男孩子就叫鼬的这件事?不可能是富岳叔叔告诉你的吧,我都不知道。”
  “嗯……”卡卡西望天,“其实是你告诉我的啊。”
  带土气愤地说:“怎么可能,不想说就不要骗我好吗!”
  卡卡西对着带土露出了微笑:“我永远不会骗你的。”
  带土脸一下子红了,连忙转过身拉起琳和卡卡西的手就走:“好啦好啦我们快去找朔茂叔叔和波久阿姨!”
  琳:“带土你别跑那么快!”
  卡卡西:“嘛,毕竟带土是笨蛋啊。”
  “你说谁是笨蛋啊笨卡卡西!”
  阳光安稳,岁月静好。
  
FIN.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