凳子批发专卖店

高三狗一枚,更新不定,挖下的坑总有一天会填上QAQ

【鸣佐】从兄弟开始 01

很久之前的坑,想了想还是重写了,之前没有大纲写的自己都看不下去,十章尽量完结吧_(:з」∠)_

  鸣人盯着病床边上那被黑炎缠绕的半截手臂,头也不抬地问:“你什么意思?”
  “不接手臂。”佐助说,“我说过了吧。”
  “那这个呢。”鸣人指着他身边的行李包裹问。
  佐助盯着他的眼睛,说:“我要走了。”
  ……
  “所以这就是你请我吃拉面的原因?”
  鹿丸恨不得把碗里的拉面全扣在鸣人脸上。身为一个智商爆表,情商逆天的谋略型人物,我好不容易从死亡的危机中挺过来是为了帮你成为火影,而不是解决小情侣纷争的!
  鸣人像能看透他的想法一样,拉面也不吃了,筷子一摔就开始理论:“这可不是小事啊我说!”
  鹿丸:“他想走你就让他走啊。那么大个人,又不是不会照顾自己。”
  “他少个胳膊,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鸣人煞有介事地皱眉说。
  “……”跟佐助过不去就是和你和大蛇丸和小樱和卡卡西过不去,有人这么不要命吗?
  鹿丸对于某些人的脑内滤镜实在无语,明明人家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非得给脑补成一个弱不禁风的……他一把这个词安在宇智波佐助身上就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连忙喝了口汤压压惊。
  “咦,你没听说吗?”
  突然传来的声音把神游太空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连忙回头看去,目之所及是一条白花花的腰子。
  鸣人拍了两下胸口呼了口气:“什么啊是佐井,吓死我了。”
  “听说什么?”鹿丸问。
  佐井微笑道:“佐助君已经成为世界残疾人协会荣誉会员了。顺说鸣人君本来也是备选人,可是在接上手的时候就被剔除资格了。”
  鹿丸:“哦,那不正好吗,你这下放心了吧?”
  “……”鸣人不明觉厉,“世界残疾人协会是什么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不佐助才不是残疾人啊我说!”
  “世界残疾人协会你都不知道?”佐井都有点惊讶,“这个协会的创立还有佐助君的一份功劳呢。”
  说起佐助有功劳,是因为协会的名誉会长,雷之国云隐村雷影艾,就是在佐助眼睛一瞪之后成为了残疾人的。
  “总之,”鹿丸给小伙伴科普,“这个协会对其中的会员福利都很好,不只每个月都有二十两的扶助金,而且还会对其中的人进行人身保护和免费的维权活动,你就放心吧。”
  重点在那里吗?鸣人觉得很痛苦,他觉得这些出生入死的小伙伴们也不理解他,这个世界上果然只有佐助完全理解我的心意……
  “哪怕他在外面不会受委屈,”手打把佐井的拉面放在桌子上,微笑着问鸣人,“也希望他就在自己身边,对吧?”
  鸣人瞬间用找到知己的目光看着手打,隐隐约约看到眼底泪光闪烁。
  “原来如此。”佐井连忙从忍具包里掏出一本书,翻了几下,低声念叨,“这就是所谓的依赖症啊……”
  鹿丸不小心瞄了一眼,书名好像是《恋人在一起的100个小情趣》。
  “……”
  “不想让他走就直说啊,有话直说不是你的忍道吗?”鹿丸问。
  “话不能这么说,鹿丸君。”佐井迅速调整好状态,微笑道,“根据这么长时间的发展看来,佐助君自带鸣人君口遁抗体,应该是不管用的。”
  “……虽然你说的话我不太懂,不过佐助肯定不会听我的啊!”
  鸣人把手插进头发里,把一头帅气的金发揉成村口大树上搭的鸟窝。对于佐助这个人,打吧,佐助缺了只手他不忍心占便宜;骂吧,自己一张伶俐的嘴在他面前偏偏就不好使;想卖个萌服个软吧,光是看着佐助那双黝黑的眸子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宇智波佐助估计就是上天派到鸣人身边的克星,鸣人拿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想到佐助要离开自己,可能去哪个国家结识新的朋友,和别人一起上路,一起吃饭,一起谈天,或者去那该死的大蛇丸那,找他那几个同伴,鸣人就恨不得把带土的骨灰收集起来来个秽土转生,说这个佐助不在我身边的世界是虚假的,我们一起去报社吧!
  手打不忍心看着这个他照顾到大的孩子难过,看看鹿丸和佐井都没有什么说话的欲望,便试着给他出主意:“有没有想过用个东西把他留下来?”
  “东西?”
  “对。”手打说,“比如说,鸣人你喜欢我们家的拉面吧,如果你要离开木叶,别人就可以说‘你如果走了就再也吃不到一乐的拉面了’,那你还会走吗?”
  “当然不走啊我说!”鸣人兴奋地说,“只要找到让佐助心甘情愿留下来的理由就好了吧?”
  手打欣慰地点点头。
  鸣人思绪变得活跃起来,第一联想到的当然是和一乐拉面相同种类的食物:“佐助喜欢番茄和木鱼饭团啊我说。”
  鹿丸泼冷水:“这两个没用吧,到处都有。”
  “……”
  “他之前都不在木叶住,怎么会有不想离开的木叶食物呢?”佐井冷静地指出事实,“食物估计是不行的哦,鸣人君。”
  看着鸣人重新低沉下去的情绪,手打连忙说道:“喜欢的人之类的也没有吗?”
  “他喜欢他哥哥……”鸣人有气无力地说,“但我估计如果我用鼬和他谈条件,他会和我拼命的啊我说。”
  “不是那种喜欢。”手打摆摆手,“是说女孩子之类的?想结婚的人,有吗?”
  鹿丸和佐井噗地一声把面汤喷了出来,似乎都觉得那个画面有些难以想象。
  “没有吧?”鸣人想了想,佐助好像没说过喜欢小樱来着?
  能让佐助喜欢的女生,估计是相当温柔可爱的吧,佐助会对她笑,会信任她,会保护她,会有一个家,可能会有个孩子,好羡慕——不对我在想什么!
  鸣人摇摇头,把那些直觉有些危险的想法赶出脑子。
  手打叹了口气:“家人这条路也行不通吗……”
  “家人?”
  “嗯?佐井你想到什么了吗我说?”
  佐井看着鸣人希冀的目光,不忍心告诉他自己只是最近被安利了CP,刚刚开了个脑洞而已。
  鹿丸倒是想起了些什么,摸着下巴说道:“家人也不一定是夫妻吧?”
  三人一起看着他。
  “不说别的,”鹿丸说,“就那个宇智波佐助结婚的样子你们能想象吗?(鸣人和佐井一起激烈地摇头)所以爱人这条路肯定是行不通的,父母也不行,儿女更是扯,最后只剩下兄弟姐妹这一条路了。”
  “兄弟……”鸣人喃喃道。
  “你不是一直想和他成为兄弟吗。”鹿丸微笑着说,“到你出场的时候了。”
  ……
  回过神来的时候,鸣人已经拉着(拉面吃到一半的)鹿丸和佐井站在了佐助的病房前了。
  美名其曰一起见证奇迹的时刻,其实自己清楚,就是自己怂,找人来打气而已。
  他深吸了一口气,正想拉门而入,就差点被从里面打开的门糊了个满脸。
  佐助和门口的鹿丸佐井面面相觑,鹿丸连忙拉过躲到一旁的鸣人推到佐助面前,自己则趁机和佐井跑到了楼梯口,正想逃走,却被佐井强留了下来看八卦。
  “……”我并不感兴趣好吗。
  那边厢,佐助莫名其妙地看着鸣人,自己的挚友双脸通红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没见过几次,出于担心他生病了的心情,他轻轻抬起自己的右手想测量一下鸣人额头的温度,没想到刚刚抬到一半,就被好友一把握住。
  “——!鸣——”
  “佐助!”鸣人像终于下定决心了一样大声喊了出来,“我们成为兄弟吧我说!”
  佐助皱了皱眉:“你突然抽什么风?”
  万事开头难。第一句话说出来之后,鸣人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思路和舌头,把自己的想法像倒豆子一样都倾斜了出来:“我不想让你走,我以前说过,我想让木叶成为你的归宿!” 他紧张地盯着佐助的眼睛,“我想让你有个家,可你现在还没有喜欢的人,那就我来当你的家人吧我说!”
  出乎鸣人意料,佐助并没有立刻发表什么看法,他没有感激涕零也没有斥责,还是一副淡淡的样子,让鸣人有点慌张,他低声补充:“反正因陀罗和阿修罗也是兄弟吧,那我们也应该是……”
  “够了。”佐助轻声打断了他。
  看着鸣人瞬间变得有些小心翼翼的神态,他不禁微微笑了起来。
  这个人——他愿意不计代价苦苦追寻你三年,他认为你永远是那个温柔的少年,他自豪地说他是自己的『唯一』,他……
  他说:“我想让你有个家。”
  木叶容不得他,所以他必须要走,不管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眼前这个人,这都是个好决定。他本来是这么想的。
  可他现在不确定了。
  我宇智波佐助何德何能,能让漩涡鸣人为我付出这么多。
  “你这么说了,我就会把你当我的兄弟。”佐助说,“我对弟弟可是很严苛的,做好心理准备。”
  鸣人看着他视若珍宝的人,郑重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明明想把不正经进行到底的……哭
TBC.

评论(7)

热度(89)

  1. 酱酱又酿酿凳子批发专卖店 转载了此文字